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04|回复: 1

[原创小说] 竞选村支书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9 11:00
  • 签到天数: 78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3-18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仙湾镇的会议室里,镇党委会议如期的召开,镇党委书记包不同主持今天的会议。
       “同志们,耗资五千万的朱仙湾大桥坍塌了。原朱仙湾村党支部书记朱元宝同志虽无重大的过错,但是,作为村里的领头人,应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鉴于朱元宝同志已精神失常,无法正常的主持村里的日常工作,所以,我们今天的党委会议的主要任务就是为朱仙湾村重选一位党支部书记。”包不同说完后,迎着大家热烈的掌声,双手虚压了几下,然后把肥胖的身体塞进会议室的藤椅中,顺手抚摸着亮铮铮的脑门上的几缕调皮的黑发。
       “同志们,该讲的包书记刚才已经讲了,现在我就不重复了。希望大家集思广益,精诚合作,为朱仙湾村的繁荣稳定重新挑选一位合格的支部书记。”不等包不同坐好,镇长贾仁义就站起来,故作深思的抚了一下山羊胡,阴阳怪气的说。当说到繁荣稳定和合格时,不但语音延长,还 明显的加重了不少。
       与会的同志都知道,朱元宝是包不同当初提名为朱仙湾村书记的,更是他最后力排众议而拍板的,贾仁义的话针对谁?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包不同冷瞟了贾仁义一眼,心语道:妈的,真会找时间落井下石,卑鄙之至。哼,想整我,也不知道掂掂自己的分量,自己有几斤几两。想到这,微微的挪了一下身子,靠着藤椅背,眯着眼,没有反驳。
       看到包不同忍气吞声的样子,贾仁义自鸣得意:“同志们,通过近几天的考察,我个人提议现任朱仙湾村副主任朱敛财同志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大家讨论讨论........”说完,扫了扫四周,也把自己肥胖的身子塞进藤椅中。
       “同志们,贾镇长提议的朱敛财同志,基本情况就是:朱敛财,男,汉族,1986年出生,高中文化程度,中共党员,政治面貌清白,现任朱仙湾村副主任,有四年的工作经验。汇报完毕,下面请大家发表各自的看法。”待贾仁义坐好后,副镇长马一鸣连忙站起来,晃动着堪比南极仙翁般的大脑瓜快速的汇报着,尽最大的努力把握先机,为朱敛财造势。
       “嗯,这样的同志应该行!”
       “嗯,我觉得可以!”
       “嗯,我赞成!.”
       “.................”
       “................”
       听到大家的赞成声,贾仁义心中乐开了花。昨天晚上,县水利局局长亲自打电话给他,希望能把朱敛财评选为朱仙湾村的书记。并承诺,把贾仁义从职校毕业的女儿安排到水利局工作。以前,贾仁义从来没有注意过朱敛财。猛一打听,即知端底。原来朱敛财老婆的刚满二十岁的亲妹妹去年嫁给了四十五岁的水利局长做填房;另外朱敛财当上这个副主任,也是因为他这房的人口比较多,占据了朱仙湾村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再者,朱敛财当选为书记后,等于是加固了自己权利的砝码。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贾仁义转过脸看着似在昏睡的包不同,身子左倾,拔长脖子,按压着心中的喜悦,皮笑肉不笑的说“包书记,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那现在就任命朱敛财同志为朱仙湾村党支部书记,报请县组织部备案,可好?”
       “慢,贾镇长。朱仙湾大桥的坍塌,朱元宝确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工作的失职,更是能力的不足。据我所知,朱敛财同志生性木衲,遇事优柔寡断。尤其是大桥坍塌后,一味的闪避,不能及时的寻找补救措施,听任事待发展........。这样的同志,如果当选为朱仙湾村党支部书记,如何为百姓造福?如何为国家维稳?”包不同陡然从椅子上拔取身子,黑着脸,脸肌飞快的的碰撞着。不知这话是从他肥嘟嘟的嘴里说出的,还是从脸肌里挤压出来的。
       “包书记的话有理,这样的同志不适合担当村里的领头人......”副书记牛一鞭是包不同的死党,连忙先声夺势,抢夺话语权。
       “嗯,果真如此,我们就得再研究研究。”
       “嗯,这不是害我们整天下乡吗?不会是累死我们吧!”
       “................”
       “.................”
       陡然的变故,亮瞎了贾仁义的眼睛,气得他山羊胡上下抖动,脸色铁青。他非常的清楚,党政两派势均力敌,不相上下;关键就是无派系的。别看人不多,往往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作为一个公务员,谁不想在空调房里戏戏手机,玩玩暧昧..........不得已穿梭于街头巷尾,那是为政绩和声誉;时常去,谁他妈的神经病呀!看着一个个无派系的表态,贾仁义知道朱敛财的事泡汤了,闺女的事也泡汤了,美好愿望如同美丽的肥皂泡。他恨恨得咬着牙,却无计可施。忽然间,他想到了犯错的朱元宝,赫然开朗,犹如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草。他按压着心中的狂喜,皮笑肉不笑的说“包书记,不会又来个朱元宝吧!”
       “贾镇长,多虑了。同志们,自大桥坍塌后,朱仙湾的朱仁水同志表现了极大的责任心,有条不紊的组织民众妥善地处理善后事宜,把大桥的负面影响压制到微不足道的地步,从而及时地控制了现场的慌乱局面,稳定了人心,为我们后期的工作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因此,我提议,朱仁水同志为朱仙湾村的党支部书记。大家讨论讨论,发表中肯的意见。”包不同针锋相对,也皮笑肉不笑的说
       “朱仁水,男,汉族,1997年出生,初小文化,中共党员,因打架斗殴,拘留了二次。”脑中审视了一眼朱仁水的档案,副镇长马一鸣竟然一时回不了神。这是什么状况?包不同提议这样的人当村支书,无疑是自己翻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呀!哼,管他呢?这不是对自己一方极其有利吗?何乐而不为呢?一念至此,马一鸣悠闲自得的晃着山包一样的脑袋,如数家珍。尤其念到“打架斗殴,拘留了二次”时明显的延缓而又加重了语气,提醒着一脸颓丧的贾仁义。
       “包书记,这就是你要推荐的人?打架斗殴,拘留了二次。把这样的渣宰推选为朱仙湾村的党支部书记,就能为百姓造福?为国家维稳?简直是笑话?天底下最好笑最好笑的笑话?”贾仁义似乎找到了突破口,扬眉吐气。冷眼看着刚才的支持者,一脸的不屑。
       “同志们,这仅仅是代表朱仁水同志的过去。我们党的方针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过去有一点劣迹,就全盘的否定他的所有。古人亦云:知错能解,善莫大焉的呀!刚才我已经讲了,大桥坍塌后,朱仁水同志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我这是对事不对人,还希望贾仁义同志予以理解;同时我也希望同志们实地调查,理解和包容朱仁水同志的一切。”包不同不容置疑的盯着贾仁义。
       “我同意包书记的意见!”副书记牛一鞭虽然弄不懂包不同为什么顶着这么大的压力来举荐朱仁水,但是还是唯他马首是瞻,第一个发表自己的意见
       “是呀!只要有能力,我们应该大胆的使用,无需墨守成规。”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
       “.....................”
       “我持反对意见,最终的结果有待于后天的党委扩大会议。”见势不妙,贾仁义狗急跳墙,草草的终止了会议,离开了会议室
       把一个劣迹斑斑的小混子推荐为朱仙湾村的党支部书记,包不同也十分的苦涩和无奈,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因为这是自己唯一宝贝女儿的不容置疑的死命令。初见朱仁水时,凭他的长相,包不同勉强接受。因为朱仁水确实长得相当的阳光。看:一张坏坏的脸,两道浓浓的眉毛如花海的蜂蝶,又如夜空中的上弦月;白皙的肌肤,淡淡的红嘴唇,清秀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熠熠生辉的耳钉,给邻家的阳光少年加入了一丝丝桀骜不驯的野性;得知他的身份和劣迹后,包不同欲棒打鸳鸯。开玩笑?这不是打他的老脸吗?他快速的安排了好几场相亲,想转移女儿的视线。在这些对象中,不乏官家的公子,富商的宝贝,俊美的儿郎,学富五车的研究生........,女儿视之若粪土。不但一次都不赴约,还要以死明志。生是朱仁水的人,死是朱仁水家的鬼,甚至闹到要断绝父女关系的地步。当然了,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的,知之者微乎其微。最终,包不同妥协了。毕竟是血浓于水的,更何况是唯一的宝贝女儿的要求呢?
       朱元宝疯了后,包不同提议把朱仁水安排到村委会做个委员,以此来洗白朱仁水的身份。莫想到的是,女儿却直接要让他当党支部书记,否则就离家出走。毕竟是血浓于水,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所以,在朱仙湾大桥坍塌后,包不同暗授机宜,安排朱仁水积极地处理善后工作,集聚了大量的人气;另外,暗里使用不法手段,软硬兼施,控制党员和小组长的选票。因为以朱仁水的劣迹和贾仁义的质控,党委扩大会议是最后的表决......... “
       妈的,真是见鬼了,一个劣迹斑斑的混子也想当党支部书记......”贾仁义刚进门,把公文包摔在客厅沙发上,愤愤的说
       “哟!谁惹我们的大镇长生气?”贾仁义的妻子正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观看养生频道,听到音声,连忙转个脸来
       “去,研究你的养生去.....”贾仁义不耐烦的挥挥手
       “哟!谁稀罕,狗拿耗子......”贾仁义的老婆刮了他一眼,又看她的养生频道。
       “咚咚咚咚咚咚”,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贾仁义的老婆来到门边,通过猫耳洞,看到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甜甜的对着她微笑,举着手里拿着的一只很大很大的王八。
       “阿姨好!”刚进门,小伙子就客气的打着招呼。
       “你是.......”贾仁义迟疑的问。
       “贾镇长,您贵人多忘事。我是小朱呀!朱仁水,我们见过几次面。”小伙子哈着腰,满脸堆笑
       “朱仁水,你就是包不同口中的..........”贾仁义看了看老婆,话到一半就打住了。
       “是啊!是啊!难得我们的镇长大人在百忙中还惦记着我,我非常的荣幸。阿姨,这是野生的王八,有七八斤重,非常的难得。专家讲了,这种王八不但大补,而且还养颜呢........”朱仁水把王八替给贾仁义的老婆,笑着说
       “小伙子,你有心了。你们谈,我拿到厨房去......”贾仁义的老婆拿着王八,乐滋滋的走了。
       这年头,日子好了,大家的养生观点也与时俱进;而那些专家和教授又一个劲用那廉价的口水推销着长生的法门,蛊惑着异想天开的追梦者。也难怪,赶上了这么好的年代,谁不想健康永远,美丽永驻呢?王八,本就是长寿的象征,那是精品;而七八斤的王八,那就是极品;七八斤的野生王八,那是至尊品......难怪,镇长夫人那么的高兴。
       “你要干什么?”待老婆走远,贾仁义压低声音问
       “不干什么,贾叔,当然是求您高抬贵手哟。贾叔,您知道我的过去,就应该了解我的手段。哪天阿姨有点什么的.......”朱仁水顿了顿,接着说“当然,这是小问题;就是你那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有点什么?也是小问题。”
       “你敢.....”贾仁义涨红了脸
       “如果大家撕破了脸,能有什么不敢的?我就是烂命一条,当然比不得我们镇长大人哦!”朱仁义把大拇指和二拇指做成手枪的模样,戏虐的对着贾仁义,窝着嘴“啪”“啪“啪””连发三枪。
       “你.......你”贾仁义用手指着朱仁水,气得说不出话来。
       “阿姨,您真漂亮。”看到贾仁义的老婆来到客厅,朱仁义又夸奖了起来,眼睛放肆的扫射着着她的凹凸处,诡异的笑了笑,然后起身告辞。
       第三天的党委扩大会议上,贾仁义三缄其口。会场的气氛虽然有点压抑,但是大家还是正儿八经的投下自己光荣而又神圣的选票...........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SS币 +15 贡献 +15 魅力 +10 收起 理由
    HJANX + 10 + 15 + 15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3-19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写的相当好。顶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4-19 09:22 , Processed in 0.083067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