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24|回复: 3

[原创小说] 一审花絮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12-20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2012年6月,由重庆市“法庭科学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书”出台。我根据其“鉴定书”的内容,写了一篇长文给承办法官王梁;主要内容是:
        1,该鉴定没有载明其法定的鉴定标准;而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的规定,应当是:该行业大多数专家认可的标准;并指明:应当是由我国泌尿外科的鼻祖,著名泌尿外科专家吴阶平与60多位专家合著的《实用泌尿外科学》的内容来作为鉴定标准。
        2,其鉴定结论显然荒缪:
        (1)“患者术前体温38·6,虽经抗炎治疗恢复正常,但适当延期再行手术更为适宜”。
         我的批驳是:
         显然,这是鉴定书对手术指征的判定:
         患者在术前晚上体温是38·6,次日就进行手术;显然这个“恢复正常”明显不符合专业医生,这个“善良管理义务人”应当具有的判断水平;而就发热而言,临床上就有“间隙发热”,“不规则发热”现象;而鉴定书仅以一时体温恢复正常来作为抗炎治疗成功,显然荒唐。
         而且,判断手术指征的是否符合临床标准的,除了感染是否得到控制,还有另外主要标准:凝血功能是否正常;而患者当时的化验报告是:
         “血沉42”;而标准值是21;“凝血功能低下”(报告判读语)。而且,化验单记载:表示凝血功能的“水溶纤维蛋白原”值也超过正常一倍。
         而这与《实用泌尿外科学》所规定的:感染要得到控制;凝血功能正常,才能进行手术的手术标准完全相反。
        (2)第二鉴定结论语:
        “双肾同时手术,增加了患者出血几率;如果适当延期,更为适宜”。
        我的批驳是:
        根据《实用泌尿外科学》的观点:应当先对较为容易的肾进行手术;而一旦手术失败,应当摘除病肾,以挽救患者生命。
       显然,医方对患者双肾同时实施手术,在患者出现病危时,这就切底将患者回天的大门关上了。(流泪)
       据此,我作出的结论是:
        西南医院手术指征判断错误;手术方案,实施错误(当然,术前没有建立瘘管,以完成术前,术后引流)。而鉴定书对此作出的鉴定结论,完全是在为被告作荒缪,无力的辩解。
       据此,我根据承办法官王梁曾经自称其办理过无数医疗官司案子的话,天真地请求王梁摒弃那个荒缪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以对法律的忠诚;以办理无数医疗官司案子的经验,独立,自主地公正办案。然而,王梁对此并没有任何回答。
       对此,我感觉王梁并不是如我想象的那样。因此,我决定遵循程序法赋予我代理人的权利,在2012年11月2日,在安徽打电话给王梁,请求在2012年11月28日开庭时,要求鉴定人杨石夏出庭作证。电话中,王梁表示同意。
       在2012年11月25日,我来到重庆;26日我依例到沙区法院递交鉴定人出庭费。在立案大厅,我以电话向王梁表示了来意;王梁故作惊讶地
    说:“我们早已公布了开庭时间,为什么你代理人今天才提出要求?”
       我说:“请你不要忘记了,我在11月2号在安徽就电话告知了你,要求鉴定人届时出庭答疑;并不是今天才提出请求。”
       王梁:“哦!记起来了;那你现在就以书面形式表明你的意见;待会我叫书记员到立案厅来拿。”
        我当时就在立案厅的电话台上,写了申请书;不久,书记员杨婷婷就来了。见过申请书,杨婷婷也表示时间仓促,需要王梁定夺;要我等候王梁的意见。
       我在立案厅等了20来分钟,不见王梁来;于是我再次打电话给王梁。电话中,王梁表示时间仓促,请我考虑是否延期开庭。我基于我来重庆不易;且我已经在20多天就表示了要求鉴定人出庭的意见,就回应道:“不能延期开庭”。后,王梁再次说明他的理由;我回答:“如果鉴定人实在难以如期出庭,我答应延期3——5天开庭。”
         然而,王梁此时说道:“算了,还是如期开庭;我尽量争取他们来;鉴定人出庭费你交给法庭。”
         就在我准备到楼上其民一庭的时候,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电话中,王梁吩咐:“鉴定费你直接交给鉴定人。”
         后,我赶到在石油路的鉴定人驻地,将800元出庭费交给了鉴定人;并得到了收据。
                      开庭
        在我们原告一行人等到王梁法官来到共同走入法庭的过道时,王梁说:
        “江老师,今天鉴定人不来了;你对司法鉴定书有啥子看法?”
        我答:“根据法律规定,由于鉴定人拒绝出庭,其鉴定意见不得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
       王梁回应:
       “好!今天开庭我们就不谈司法鉴定意见。”
       庭审笔录证明:庭审中,我的观点有如下几点:
       1,由于鉴定人就不依法出庭作证,其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判决依据;
       2,根据病历记载:患者“右肾积脓”;且其感染没有得到控制;而《实用泌尿外科学》的观点说明,此时完全不具备实施手术指征。所以,医方对手术指征判断错误。
        3,根据《实用泌尿外科学》的观点说明:
        医方术前抗感染的措施错误:没有实施对病变部位进行局部给药;
        没有在术前建立瘘管以在术前,术后引流;
        双肾同时实施手术,违反《实用泌尿外科学》所倡导的临床医学常规。
        显然这属于手术术前,术后方案,实施错误。
       由于医方这些低级错误,这是导致患者死亡的直接,全部原因。
          庭审中  被告的那个余静波律师虽然作了并不专业的辩解,极力否认病历所证明的患者“右肾积脓”;称“这是诊断搞错了”;“这是原告为配合教科书而想象出来的”;但其也不得不承认:
       “如果患者真的是有“肾积脓”,那我们肯定有责任。”
       而出尔反尔的王梁法官,一改其入庭时的承诺:“我们今天不谈司法鉴定意见”,叫双方“各自谈谈对司法鉴定意见的看法”。当然,我作了全盘否定的表达;而被告作了“勉强认可”的表达;但在心虚的王梁的授意下,庭审笔录中没有关于司法鉴定意见书的一个字。
       当我援引《实用泌尿外科学》的观点来证明,批驳《司法鉴定意见书》的荒缪,错误的时候,那个自称是“重庆三大金牌人民陪审员”的重庆大学教授,韩重,要求我将该著作交给他看,以证实我的观点。当然,我同意了。
       然而,在判决书下达后(判决仅判定被告只承担30%的责任),我找到韩重,请他根据《实用泌尿外科学》谈谈对司法鉴定意见的看法;谈谈对鉴定人拒不依法出庭作证对判决的否定;谈谈判决书称:“庭审质证时,原告突然提出要求鉴定人立即出庭答疑;又拒绝延期开庭审理”,这一庭审“事实”,是不是真实发生了?是不是谎言?但这个“精英”却以圆滑的人情事故作敷衍。
        可见,  以上事实足以证明:这是一起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典型案子。
        (续集:申诉花絮)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7-8-15 21:52
  • 签到天数: 6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12-21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老师,后来官司怎么样?赢了吗?公道自在人心,!但是官官相护,社会黑暗点还是有的,

    点评

    血写的事实;墨写的谎言;无耻的判决。  发表于 2020-1-28 19:18
    从帖子内容看,你认为官司可能赢吗?就连鉴定人以超过鉴定标准10倍(标准:文证鉴定两项800元),以8000收取;法律规定:因鉴定人拒绝依法出庭作证,应当退还鉴定费,但至今都没有退还;而被告仅赔偿了近10万元。  发表于 2019-12-22 09: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20-8-15 22:13 , Processed in 0.03876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