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05|回复: 0

[原创小说] 朱老实历险记【一】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3 13:49
  • 签到天数: 747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30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仙湾的冬天,今年来的特别的迟。当皑皑的白雪肆虐着百十公里外的县城之时,朱仙湾仅仅是刮了几阵寒风,然后象征性的下了那么几点雪子,之后就是气温回转,火辣辣的太阳按班就部,一丝不苟...........。喜得朱老实一天要对着罗汉山的方向顶礼膜拜好几次,激动地抚摸着他那黄白相间的山羊胡喜笑颜开........
             是的,确实难为了朱老实一家。老老少少十口人,就挤在在那百十平方的  因墙壁倾斜,四角裂缝而摇摇欲坠的土胚房里。房里有三张用门板搭的统铺,统铺的上面铺着厚厚的稻草;稻草的上面放着几床薄薄的满是补丁的棉被......对于春秋勉强能够应付,但是,冬天的酷寒真的是一道跨不过的坎的呀!
             旧历年的最后一天,老天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误。当朱仙湾的百姓兴高采烈的沐浴 在冬日的暖阳里,分享着丰收的喜悦时,天忽然变暗了,一阵阵的寒风呼啸而来,瞬间就笼罩了朱仙湾;随后,竟然响起了一阵阵的闷雷........,刹那间,天地失色,北风怒号,犹如世界末日的来临。
             一时的变故,乡亲们好不容易缓个神来,匆忙穿好自己的棉袄,急匆匆的返回自己的家,迅速关闭门窗,齐聚在窗子边,透过窗子门上的玻璃惶惶的看着外面的天空........
            此时,朱老实正在用树木加固墙体。扛树,钉桩,梯上梯下,屋前屋后,累的他大汗淋漓。接过艳桃替来的温开水,一饮而尽,然后脱下身上的旧棉袄,替给了艳桃,迎着夕阳的余晖 伸了几个懒腰。
            “呼........”一阵寒风吹来,朱老实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这个鬼天,怎么说变就变呢?”朱老实鼓着腮帮,气嘟嘟的向屋里奔去.....
           “孩他妈,快把棉袄给我。”一看到艳桃,朱老实就急匆匆的说。接过艳桃替来的衣服,连忙穿上,快步到房里拿出一顶三块瓦帽子戴好,然后把一条黑不溜几的围巾围在了脖子上.......
           “孩他妈,招呼孩子到里屋去,我到外面把斧子和钢锯拿回来......”说完后,朱老实就跑到外面去了

            寒风一阵紧一阵,似乎要把自己的怨气叠加在朱仙湾。朱老实拿着斧子和钢锯回来,连忙插上门栓,无奈的靠着门背,搓了搓手,然后捂着脸,有气无力的说“孩他妈,烧饭吧!把昨天分的野猪肉拿出来煮了,多放点辣椒,让孩子们吃好。今夜难熬.....难熬.......”
            艳桃点了点头,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转身洗米......
            “孩他妈,我来烧火吧!”看着艳桃拿着红薯,准备一边烧火,一边刨红薯的皮时,朱老实连忙说。
            “他爹,这不好吧!”艳桃涨红着脸说
            “这有什么不好,唉!就怪自己无能,难为你们了。”朱老实红着眼睛说
            “孩他爹,别这么说,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艳桃腼腆的低着脑袋,轻声说
            饭菜很快就做好了,孩子们兴高采烈的围着灶台吃饭,暴辣的野猪肉把他们的嘴辣的红红的,好似猴子的红屁股;朱老实拿出一瓶散装酒,倒了一大杯......
           “孩他妈,喝点吧!”朱老实指着杯子的酒对艳桃说
           “他爹,你喝吧!我莫事......”艳桃笑了笑,摇了摇头
           晚饭后,孩子们抹完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他爹,睡吧!老天爷不会为难我们的,罗汉大仙会保佑我们的”艳桃收拾了碗筷,来到朱老实的身边,安慰着他说
            “嗯,老天爷不会为难我们的,罗汉大仙会保佑我们的”朱老实抚摸着艳桃的背“艳桃,你和孩子一起睡吧!把被子带上,我坐坐就行。”
            “他爹,前几天朱有钱丢了两床带血的被子。我把它捡回来后洗了,给他们盖着。怪暖和的,别担心。”艳桃挨着朱老实,柔声说
           “那好,我们也睡吧!”朱老实苦笑着说
           寒风肆虐着,窗外不时传来树木的断裂声,时不时还夹杂着瓦砾落地的脆响。面对着朱老实的危房,它没有丝毫的怜悯,竟然裹着它的凶残,一次又一次的要掀翻朱老实用稻草做的屋面,顺势又钻进了四角的裂缝,把房间里弄得乌烟瘴气。破败的房子好似大海中的一叶轻舟,摇摇欲坠。朱老实紧绷着神经,惶恐着注视着墙壁,依靠在床头一动也不动。没过多久,也许是酒精的麻痹,慢慢的,朱老实意识模糊,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8-9-19 08:11 , Processed in 0.041106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