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40|回复: 1

[原创小说] 辞 岁 (小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14 08:39
  • 签到天数: 2004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8-9-26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辞 岁
    (小说)

        老操操了大半辈子心,这都年三十了,又来了烦心事,想想真烦:好好的,却兴妖去“辞岁”做么事?老操恨不得要饱揍自己一顿。他一脸沮丧地站在村口,远远地望见警车来了。
        老操家五代单丝挂葫芦,还穷,一直穷到了他这一代。他好不容易娶亲生子了,哪知三十多岁的时候,老婆一病不起,丢下他和几岁的儿子走了。一者家穷,二者怕儿子受委屈,老操就没有再娶,父子相依为命。上天开眼,总算把儿子抚养成人了!看着自己灰白三七开的头发,再看看七分像跑腿三分像老板的儿子,老操心想:也算值了。尤其是儿子在外面娶了媳妇,又添了孙子,更是让老操喜欢得很,劲头倍添。儿子在外打拼不容易,太忙,一家人难得团圆一次。儿子下定决心一定要回家与父亲过个年,带着老婆孩子紧赶慢走,昨天总算到家了。今天是大年三十,按照习俗是要“辞岁”的,也就是到故祖亡亲的坟前祭奠一番。尤其是小孙子第一次回老家,奶奶的坟头那是必须去报个喜的……
        一阵手机铃响,老操还未反应过来,一辆警车已来到近前。车上下来一胖一瘦两位年轻的民警,胖的威武、瘦的精神,一个的手机正在拨打,老操的手机一响就把人对上号了。胖的可能是个头儿,挂断手机问:“这里是长岭乡横岭村矮岭组吧?”
        老操连连点点头“是,是。”
        “你是老操吧?”
        “嗯,我是。”
        “我们是松兹县森林公安局的,我是小宋,他是小熊。”胖的一指瘦的,老操又连连点点头。小宋接着说:“是你向110报警,说自己辞岁烧着了山,是吧?”
        “是我自己主动打的110。”
        “那你带我们去现场看看。”
        “不远,就在那边,走几脚就到。”老操一指屋场东边的地垄。
        民警停好车,劝散了围观的村邻,老操带着他俩来到一座坟前。坟位于一片地垄中间,四周三面是低山丘岗,地垄向南缓缓低斜通往山外大路。这是一座孤坟,不大,看情形近几年修过,用石头矮矮的砌了一个“椁”,坟前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石碑——“操母汪氏老夫人 之墓”。
        “当年她死的时候连‘正寿’都没摸到,就把她埋到了自留地里,来做事也可以陪陪她,陪她说说话。孙子一出世,我就把坟修了一下……”听着老操的唠叨,小宋小熊点点头,继续观察着现场:周围地里有一些油菜苗,有些是空地;石碑前有烧香、烧纸钱的痕迹,碑顶用石子压着几张黄纸,坟头插着两束鲜艳的塑料花;离坟不远的空地上,有一个散开的冲天炮的纸箱,旁边散落一些空炮筒子。小宋看向老操:“烧的山在哪里?去看看。”
        老操往东一指,“在那边。”
        几个人来到200多米外的山上。这片山与地垄相连,与周围的山场一样,属低山丘陵地貌,是名副其实的“矮岭组”的山,土壤贫瘠,山上清一色的松树,长着一副千年长万年休的模样,都是急需改造的林子。细看受害山场:在与地垄相连的山边,过火面积约1到2亩,林下的松针、枯草基本烧尽,地下还有几枝用于扑火的松枝。树的受害程度较轻,从树的过火痕迹分析,当时应有较大的西风,火烧的速度较快。
        勘验过现场,小宋对老操说:“把情况说说吧。”
        老操“哎——”了一声:“吃了中午饭,我和儿子孙子三人来辞岁,其他坟都在祖坟山,各个山口、路上都有乡村干部、护林员在把守、巡查,不准明火上山,卡得紧。按他们的要求,就把香、纸钱、鞭炮都在焚烧池集中燃放了,然后到坟前拜个年,插枝花。”
        “哦,你知道不准明火上山,还知道哪些规定?”小宋问道。
        “还有就是明火上山一律拘留,离山100米内不准用火,离山300米内不准放冲天炮。这几年各级宣传得很多,我们村里也拘留过人。”
        “你把后来的情况说说。”
        “最后,就到了他娘的坟前,儿子不知什么时候驮来一个冲天炮,我说不能放,儿子说应当不碍事,想到孙子第一次来给奶奶烧香,我就随便了。等冲天炮放起来,火星子被风一吹飘得老远,就引起东边山起火。我就叫儿子带孙子回家,不要吓着孩子,自己和刚好赶来的村护林员的宝佬去扑火,两个人半小时不到就把火扑灭了。后来的宝佬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群众报了火警,上面马上要来查,他还叫我最好打110主动投案,我就报了案”。
    三人往回走着,小宋问;“香纸谁烧的?炮谁放的?”
        “警官,你就别问了,都是我,我跟你们去拘留。”
        边走边说,一会就来到了警车旁。一个30出头的男人正在那里,他走向老操:“爸,你和警官说的我都听清楚了,和以前一样,爷儿俩还是猜一拳吧。”
        一时间老操眼圈发红,嘴唇发抖。小时候,孩子不听话爷俩就用“石头剪子布”来定胜负,一直玩到孩子上了高中,这其中多少酸甜苦辣和美好记忆啊!老操嗫嚅着:“警官,能少关几天不?”
        “主动把受害损失协商赔偿好,可以少拘留几天。”
        儿子主动坐上了警车,对民警说:“炮是我驮去的,我放的,火是我惹起来的,当然是处理我。”回头又对老操说:“爸,我要在拘留期间好好反思自己的过失,年后争取再请几天假陪陪你”。
        警灯不闪、警笛不鸣,警车悄悄地开着。夜幕已悄悄降临,路已人稀,华灯初上,正是除旧迎新,万家团圆之时。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6-9 20:38
  • 签到天数: 32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8-10-6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作在江山优秀文学网被评为精品!为精品点赞,点大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8-12-15 00:18 , Processed in 0.062678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