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41|回复: 23

上诉书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0-8 12: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9-28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  诉  状

    上诉人:江智君,男,汉族,年龄44岁,现在宿松县公安局任临时工,住址:宿松县孚玉镇民东街福利巷15号,电话:15357388377。代理人:江礼平,男,汉族,年龄,68岁,无业,住址:与上诉人同,为上诉人之父;电话:18715409839。
    被上诉人:张琴,女,1976年6月22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址:宿松县孚玉镇园林步行街29号。
    上诉人因离婚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宿松县人民法院(2018)皖0826 民初2564号民事判决,现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安徽省宿松县人民法院(2018)皖0826 民初2564号民事判决,查清事实后依法改判。
    2、上诉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理由:上诉人诉被上诉人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已经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16日,以“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不当”,撤销宿松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皖0826民初1657号判决,发回原审法院重审而宿松县人民法院罔顾中院作出的二审裁定,毫不顾及错误判决导致的严重后果,在2018年9月20日重新作出的(2018)皖0826 民初2564号判决,再次出现既全面维持原审判决,且进一步剥夺了原审已经认可的40万元债权的一半:20万元;还判令上诉人再向被上诉人支付5·8万元的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的裁判错误,所以,特请求中院依法应予撤销,并由中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改判。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再一次明显故意偏袒被上诉人。理由:
       在就对4项判决讼争焦点的论证前,一审判决书就认定:
       被上诉人婚前“张琴自己开了精品店4-5年”(判决书第5页第6行),暗示其“有这个经济实力”(判决书语);继而在被上诉人对29号房产宣称拥有所有权,染指21号房产时,判决书据此作出推定。
       上诉人指证:被上诉人1996年高中毕业(见江智燕:被上诉人的同班同学的证言);1997年结婚,何来“婚前开精品店4-5年”?
    (一)关于21号房产:一审判决认定“江智君称该房屋是双方婚前其父母于1996年8月购买,与本院审核证据所认定的购买该房屋的时间是在双方登记结婚(1997年2月21日)以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上诉人认为系认定事实错误。
    上诉人认为:一是一审法院故意无视上诉人父亲江礼平买房的目的是为了给上诉人结婚这一事实;故意无视卖房人刘文浩提出的有利于上诉人主张的证言,仅以卖房人刘文浩,现在已经91岁的老人,对20多年的事件的时间回忆,出现7个月的时间差错的合理错误,从而否定刘文浩证言的真实性。
    就常理而言,购买婚房,必定在结婚之前;哪有先结婚,后买婚房的道理?
    显然,一审法院对证人刘文浩的证言的主证内容:房主是将房屋卖给江礼平的,视而不见;却抓住卖房人对卖房时间上的合理错误认定,与被上诉人提出的,和法院查证的结论与证言不一致,而这一“不一致”仅为时间上的差错,而法院据此作出“本院认为张琴的此节陈述可信度较高,亦符合情理,予以确认”的结论,显然与事实不符。
    二是一审法院故意无视上诉人父亲江礼平是21号三间两层房屋的唯一购买人这一事实: 上诉人既提供了卖房人刘文浩给与上诉人父亲,当时其建房时政府颁发的《许可证》(刘没有办房产证,见《许可证》),也有刘的视频资料、书面证明材料。此足以证明:该房产是上诉人父亲所买;且房产登记在上诉人名下。而被上诉人提供的各项证据中,没有任何一句能证明是被上诉人向刘买房的话语。对被上诉人陈述的“1997年5月张琴将自己开店的积蓄5万元交给江智君父亲置办该房屋作为结婚用房”这一情况,理应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由被上诉人提供相应证据方能予以认可。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五条有关规定,人民法院对当事人的陈述,应当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审查确定能否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一审法院在被上诉人仅有陈述而无其他证据的情况下,即作出“本院认为张琴的此节陈述可信度较高,亦符合情理,予以确认”的结论,既与事实不符,也违背证据适用原则。
    需要说明的是:
    卖房人刘文浩之房,与上诉人父亲之房,共同拥有西边山墙。在1996年前,刘早已经到黄梅独山做上门女婿。其卖房意图早已示众。为儿子购置婚房,上诉人父亲从1995年就与刘开始为买房与之谈判;在1996年8月,双方基本达成协议;但为离该房12米的,由厕所改造的不足10平米小房发生争执。最后,到1997年,过了春节后,即1997年3月(见宿松法院沈默升法官对刘的谈话笔录),刘作出让步,房屋交易才成功。
    关于所谓江礼秀是该交易的“介绍人”的说法:虽然在沈默升法官与刘的谈话笔录中,有刘的“江礼秀是介绍人”的话语,而江礼秀距离刘家有近一公里;可见,邻居买邻居的房屋,还需要介绍人吗?
    细看该份“谈话笔录”:皆为沈默升助理所写;而刘在最后,先答应签字,但其阅后,“刘文浩不签字(谈话笔录语)”。
    可见,该份“谈话笔录”关于“江礼秀是介绍人”的话语,于情与理相背。
    (二)一审判决认定29号房屋购买及出资情况与事实不符。上诉人认为也系认定事实错误。
    一是一审判决认定的29号房屋17.6万元首付款出资情况与事实不符。一审判决认定29号房屋的首付全部为张琴及家人所付。同时又认定“在购买29号房屋时,江智君将该房屋登记在自己的名下,张琴父母得知此情况后于2005年12月4日要求江智君出具了上述6万元的借条,借条上注明因购房借款,该6万元借款至今未还。”此借条足以证明在29号房屋购买出资过程中,有6万元系江智君的个人债务出资。上诉人认为,借款人的身份不影响债务关系的成立。一审法院如何将这6万元出资,既视为其父赠与张琴的赠与关系成立(判决书第11页第20行:该6万元及前5万元定金,“应当视为张琴父母对张琴个人的赠与”),又视为江智君借款的借贷关系成立?
    可见,其认定事实之混乱、适用法律之错误,殊为可笑!
    二是关于“张琴将婚前其父母买给她的位于宿松县孚玉镇沙河的一块宅基转让得款4.8万元”这一事实认定错误。4.8万元宅基地转让款,并非张琴用娘家陪嫁的一块宅基地转让得款;该屋基是江智君的朋友何惠国,以1.8万元卖给江,张二人的。有何惠国的证言,视频资料为证。(见视频资料)。在一审庭审中,上诉人出具了该地基的卖出人何惠国的证言,视频资料,证明:该地基是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二人所买,并非张琴父母所买。
    三是一审法院认定的“张琴拿出其陪嫁压箱的1.8万元”作为首付款,系事实错误。2005年两人购房时距1997年两人结婚已过去8年多时间。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财产早已混同,上诉人认为除非当时有书面约定,不应认定该1.8万元为张琴个人出资。同理,上诉人父母曾经数次给与上诉人远远超过1·8万元资助;但从不认为是一方财产。
    四是为证明被上诉人和江礼秀的证言错误,经上诉人努力,现已寻找到由开发商亚美佳房地产公司出具的收款收据(见附件),收据清楚地表明:5万元定金,是由上诉人交付。被上诉人所称的5万元定金,系其父所出资的陈述,不难看出,显然为虚假的。
    既然被上诉人提出其父共出资11万元,为什么在该房产的登记人仅为江智君名字时,且其父“才心生不满(判决书认定语)”,却为何当年只要求江智君打6万元欠条?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而判决书以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获得的房产,以各自出资比例来分割的做法,显然与《婚姻法》17条相背;也与相关案例向背;甚至宿松县法院原审法官沈默升在庭审中,对被上诉人无据的喋喋不休的反复“陈述”,感到厌烦,也说过:“即使一方一分钱都没有出,那房产也是共有房产”。
    可见,宿松县法院在重审的主审法官:万茂林,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重要成员,其法律素养,比“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的沈默升法官,算是更“高”了。
    (三)关于40万元债权的认定。上诉人认为系认定事实错误。
    就被上诉人自己在庭审中的陈述,证据,和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就能粉碎其谎言:
    1,被上诉人在离婚诉讼中,称“一笔40万元的债权,债务人为汪柏青,已经法院判决并申请执行,对该债权可以平分”;(见附件)
    2,在同案中,被上诉人的答辩状称:“江信中在初二读书时受到学生打伤头部,赔款10万”(见附件)
    3,在被上诉人提交的,由其叔叔张友义出具的证词,称:
    “2012年10月份,张琴出资8万元,与我合作从事建筑方面投资,至2015年10月份,本金加盈利已分到34万元”(见附件)。
    将以上证词与张琴与汪柏青的官司判决书(见附件)对比:“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汪柏青分别于2012年9月26日借款8万元;
    2015年1月26日借款5万元;
    2015年3月26日借款12 万元;
    2015年4月22日借款5万元;
    2015年7月26日借款10万元;
    2015年7月14日借款人汪柏青将以前借条合并,出具了一份内容为:
    “因借款张琴人民币40万元整,现从2015年8月1日起每月1日付张琴2000元利息。此据,立据人:汪柏青,王艳娟   2015年7月14日”
    可见,张友义给张琴 的结算期是2015年10月,也就是说,张琴2015年10月才可能有40万元可以出借;而法院的判决书认定是:张   琴在该年7月26日就已经将40万元借出了。
    所以,从证据效力看,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显然具有无可置疑的证明力;而从逻辑关系看,显然张友义的“证言”是虚假的。
    而被上诉人先说“40万元债权可以平分”,而今却说此款属于儿子;
    先说赔款是10万元,而今却改称赔款是16万元。而这些前后不一的说辞;与法律文书矛盾的“证言”,只能说明:被上诉人对人民法院撒谎,企图非法占有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再一次明显故意偏袒被上诉人。理由:(一)在所谓重要证人江礼秀证言的采纳方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仅依据“江礼秀是江智君的姑妈,与江智君有血缘关系,按常理来说,江礼秀所作的证言对江智君有利,然而在离婚纠纷和离婚后财产纠纷两案中,江礼秀在其三份证言、视频中所说的却并非如此。江礼秀在2017年4月28日证言中讲道‘对离婚一事我本应说真话、负责任的话,这就是品德、良知。’本院在本案原审中对江礼秀的谈话笔录亦可印证。”从而得出“足见江礼秀在其三份证言、视频和江礼秀谈话笔录中所说真实可信,本院没有理由不采纳。”显然,这一结论,殊为可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有关规定,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则认定:(一)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二)物证、档案、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或者经过公证、登记的书证,其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三)原始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传来证据;(四)直接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五)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江礼秀虽是江智君的姑妈不假,但她同时也是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儿子江信中的姑奶奶。她诸多证言均围绕一个目的,即:让涉诉财产能转移至江信中名下。这一目的于情并无不妥,但与法律相违背。基于这一目的而出具与事实不实的证言,更是应当被追究法律责任,且经不起其他证据的验证。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江礼秀不出庭接受双方质证这一行为的原因。由于江礼秀带着特定目的和企图作证,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有关规定,其提供的证言,其证明力应当小于其他证人证言。一审法院不仅不适用本条规定,反而得出“江礼秀是江智君的姑妈,其证言的证明力明显大于证人何慧国证言的证明力”这一结论,上诉人认为系适用证据适用方面的法律错误。即使江礼秀无特定目的和企图,一审法院的对江礼秀证言优先的结论,也于法无据,希望二审法院能够指出一审法院这一严重错误。江礼秀虽然与上诉人和被上诉人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但整个一审判决之中,其证人证言均为没有事实依据的认定,带有偏见的推论;充其量为传来证据、间接证据。如何慧国作为宅基地的出卖方,其证言系原始证据、直接证据;江礼秀与该宅基地并无任何关系,其既不是见证人;更不是介绍人,其证明力孰强孰弱,相信二审法院不难得出结论。类似的事例恕难一一列举。
    (二)在相同类型的证据,适用证据判定方面的法律错误。针对有利于上诉人的何慧国的证据,一审法院认为“证人应当当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而法院以“证言人没有出庭作证”(而被上诉人的代理人邓必胜侓师当庭也表示:“对该证言的真实性表示认可,但对其合法性,关联性将在庭后予以查证”),且法庭也并未作出是否要求证言人出庭作证情况下,反而作出“对黄慧国的证言不予采纳”这一结论。而对有利于被上诉人的江礼秀、张友义的证言,并不要求“证人应当当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并且在即使出现“庭审中张琴认为张友义证言中所讲分红34万元有误,应为24万元”的情况下,仍得出:
    “本院认为,张友义虽然与张琴是叔侄关系,也未出庭接受质询,但是江智君并不否认张琴向共叔叔张友义投资的情况(“并不否认”,不等于“承认”。二人在现实生活中,被上诉人从不告知上诉人家中重大经济活动,如:对汪柏青的放贷40万元;而这一诉讼行文的修辞技巧,显然暗示上诉人有“认可”的含义),因此,本院对张友义证言所讲的张琴投资并分红的内容予以采纳”
    这一结论,显然,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并且严重偏袒被上诉人这一事实,可见一斑。
    (三)在40万元债权分割方面,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判决中:“关于40万元债权。江智君与张琴之子江某中被人打成重伤所获得的16万元赔偿款,依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二项的规定,应当属于江某中个人所有。”
    上诉人仔细阅读了婚姻法第十八条,其内容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一)一方的婚前财产;(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
    可见,法律并未就未成年子女获得的他人赔偿款有规定。父母对自己未成年孩子的他人赔偿,在已经完全使其恢复到正常身体状况后的余款,是否属于孩子,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法律既未规定,也符合常理:归家庭所有;而其后的生活,读书,娶妻,家庭会有更多的支出,资助。
    所以,上诉人对一审法官的法律素养能否满足员额制法官合理履职的需要,持怀疑态度,否则,怎么会出现如此明显的法律适用错误呢。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法院在依法通知重要证人出庭作证、在接受质证的基础上,依法查明事实,为上诉人主持公道,依法纠正一审再次严重错误且极其不公正的判决,并依法追究两次一审作出错误判决的审判人员的责任,以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还法律以公正、公平,还上诉人以公道!
    此致安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江智君
                    代理人:  江礼平
                    2018年9月27日

    附:本上诉状副本二份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0-8 12: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显然,重审判决对原,被告所提出事实(陈述,举证)的认定,采取的是双重标准;即使被告仅有陈述,而无证据,判决书都予以认可:如对21号房产。
        而对适用法律,判决书同样采取的是双重标准:如对21号房产:
        首先,判决书对该房产故意分成两部分:东4间,西3间;而这7间房屋,均为一个房产证;这样,判决书仅承认东4间为原告所有;而对西3间,则以结婚在前(开始判决书认定的是“结婚证登记在前”),房产买入在后,却无视是谁出资购买该房产的核心问题,错误引用《婚姻法》17条,认定为该房产属于婚后二人所买······。

    点评

    何慧国作为宅基地的出卖方,证言系原始证据,有利于上诉人的何慧国的证据。法庭作出“对黄慧国的证言不予采纳” 这一结论。因出证方何慧国不是黄慧国,证人错一个字,可能引起全错。  发表于 2018-10-13 10: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0-8 12: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炮手老江 发表于 2018-10-3 20:30
    显然,重审判决对原,被告所提出事实(陈述,举证)的认定,采取的是双重标准;即使被告仅有陈述,而无 ...

        在重审的时候,法庭对何惠国之名没有疑义;而你路遥重提此议,显然没有意义。作为一位学究,却不注意该案的明显症结:虚假诉讼;枉法裁判,却在此吹毛求疵,可见你甚是虚伪。
        山人并不指望你路遥有何高见赐教于我:心不正,何来高见?

    点评

    1#楼共5766个字,在4592字处是何慧国,在4850字处改成了黄慧国。卖宅基地者,是不是同一个证明人,如果是,一会儿姓何,一会儿姓黄。这就是本案代理人重新推出的证明力度吗?  发表于 2018-10-14 15:4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0-8 12: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4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炮手老江 发表于 2018-10-13 12:29
    在重审的时候,法庭对何惠国之名没有疑义;而你路遥重提此议,显然没有意义。作为一位学究,却不注意 ...

        路遥:你看到的“上诉书”显然是他人给你的版本;而这一版本仅是最初的版本。可见你是乎捞到了稻草,所以一再就此发问。
       但我要提醒你,这根稻草救不了被上诉人的“命”;更不会给你捞点面子。
      显然,你一再无视被上诉人对其主张提供的所有“证据”,已经被上诉人一一驳斥,反证,揭穿,却一再吹毛求疵;可见,你心术不正。
       如果你还要兴趣,请你仔细看看网上的“上诉书”,再来扯淡。

    点评

    经查证路遥老师举证属实,江老先生上诉书中确实有黄某国此人名字,故判决如下;1,江老先生以后要虚心聆听前世﹐清视在下﹐鉴莫近于斯矣。2,江老要以下棋为乐,早晚多服安神顺气丸,无事多来我处闲扯蛋。  发表于 2018-10-15 14:07
    如果你还要兴趣,请你仔细看看网上的“上诉书”,再来扯淡。讲得好。只要不是瞎眼了,都知道是你张冠李戴。一会儿何慧国,一会儿黄慧国。代理人提出的证人,都说不清楚。法官怎么能相信你呢?  发表于 2018-10-15 08: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0-8 12: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5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路遥:显然,判决书并没有对“何惠国”,或是“黄惠国”之名提出什么异议,而是以“证人未出庭作证”否认该证言的真实性。而判决书却无视被告在庭审中的自相矛盾陈述:
        “其中卖地皮款48000元;地皮是我跟原告恋爱期间从原告朋友黄惠国处购买。黄惠国卖该地皮用于购买18000元的风速摩托车。该地皮是作为我的陪嫁”(庭审笔录第8页中段)。
         再说一遍:你路遥一再无视被告所有证据的虚假性;无视判决书关于证据的法律标准的错误;无视判决书适用法律的错误,却一再吹毛求疵。所以,我只能说你太迂腐了;心术太歪了。
        而你张学久,先前你受法官之托,充当说客;而今,你又帮路遥唱和。作为“炮手”,我可不吃这一套: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炮手维权的武器;也是为儿子维权的主意。
        望二位深思,不要晚节不保。

    点评

    原告亲爹代理上诉,同一事实上出现证人混淆不清,因何慧国黄慧国存在证人不同,重审以“证人未出庭作证”否认该证言的真实性,应予支持;与原告亲姑江礼秀证词有利于被告,更有可信度,有利于被告远不止这些小事。  发表于 2018-10-16 11:38
    1#,何慧国作为宅基地的出卖方。5#,其中卖地皮款48000元;地皮是我跟原告恋爱期间从原告朋友黄惠国处购买。牛头不对马嘴。自有《土地法》,私人买地皮违法,违法合同从一开始就无法律效力。  发表于 2018-10-16 11: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0-8 12: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6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炮手老江 发表于 2018-10-15 17:46
    路遥:显然,判决书并没有对“何惠国”,或是“黄惠国”之名提出什么异议,而是以“证人未出庭作证” ...

        路遥:显然,人们常说的地皮买卖,实际是地皮使用有限期的地皮转让;这包括国有和集体,个人的地皮转让。所以,说你吹毛求疵,毫不为过。
        至于你将该地皮是女方父母所赠,还是二人向何惠国所买,这一关键问题,转移为地皮买卖是否合法,显然是在混淆视听。
       而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地皮是我跟原告恋爱期间从原告朋友黄惠国(这是书记员的笔误,应当是“何惠国”)处购买”,这一说辞,被告自己就否定了其在对17·6万元房屋首付款构成的说辞:“该地皮是娘家陪嫁的;变卖得款4·8万元”。
       顺便说,被告如今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游说,企图说服原告认可重审判决;可能,你也是其中之一吧?
        再说一遍:被告对21号,29号房产,对40万元债权所主张权利的所有“证据”,就目前看,已经被原告驳得体无完肤。如果你还有兴趣,请你仔细阅读上诉书;或去咨询被告的侓师邓必胜;他可以告诉你真相。
       但你心术不正,可能不会如此哟!

    点评

    翻开有关网页一看你父你弟你孙的赔偿。炮手老江同志有口头禅:心术不正、伪命题、某某法官错误,难道你一生就靠这个捞点补偿吗?你赢了。现在又从你儿媳那里为你子,你更能赢,赢了自家成员的钱,围观者隔岸观火。  发表于 2018-10-17 08: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0-8 12: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7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炮手老江 发表于 2018-10-16 19:28
    路遥:显然,人们常说的地皮买卖,实际是地皮使用有限期的地皮转让;这包括国有和集体,个人的地皮转 ...

    说你路遥小人一个,今就有证明:
          你将社会的不公,人们以诉讼求索,认定为仅仅是为了钱;而在本案审理,判决中,被告的虚假诉讼,法官的枉法裁判,却视而不见。
        如果单就钱而言,山人首先是赢在理上;之后才是钱。而这钱,显然是在公平与法理之所得;这没有什么可非议。显然,你是非不分,恶意讥讽;这只能说明你心术不正。
         你妄言:你隔岸观火,其实,你早就赤膊上阵,作了一番表演。
       我不得不问:你就是满腹经纶的先生?

    点评

    回赠《西江月》一首。头秃准能撑伞,耳聋还懂吹箫。英雄气短枉徒劳,且听老江放炮。......君子彬彬有礼,小人絮絮叨叨。如凭败诉换新招,证个鬼迷心窍。  发表于 2018-10-22 17: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0-8 12: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7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路遥,你说:“你更能赢”。由此可见,你已意识到案件的最后可能判决;所以,你作此贴,无非是心术不正的最后哀嚎;或许,也是为向被告表示无奈的“衷心”。
       唉!大江东去,汝可使其回流?邪不压正,邪可存之长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0-8 12: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9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炮手老江 发表于 2018-10-17 12:04
    路遥,你说:“你更能赢”。由此可见,你已意识到案件的最后可能判决;所以,你作此贴,无非是心术不正 ...

         显然,就本案而言,其是基于法律的公平正义,或是基于关系,人情的公平正义,就是这两种不同理念的争论焦点。可惜,裁判者被后一理念所左右,无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审判原则;无视主张需要以法律标准的证据来证明的原则;无视以人情为证据的荒缪逻辑; 无视上级法院的指导性意见,竟然作出违反法律,违反常理的错误判决。可见,其人胆大妄为的心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0-29 20:50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10-20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章 合同的效力
    第四十四条 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
    第四十五条 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
    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
    ~~~~
    很显然,房屋的买卖,应该是买卖双方对房屋谈妥以后才发生买卖效力。
    回看写在《上诉书》上的语句
    (一)关于21号房产:一审判决认定“江智君称该房屋是双方婚前其父母于1996年8月购买,与本院审核证据所认定的购买该房屋的时间是在双方登记结婚(1997年2月21日)以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上诉人认为系认定事实错误。
    ~~~~
    上诉人父亲江礼平是21号三间两层房屋的唯一购买人这一事实:……该房产是上诉人父亲所买;且房产登记在上诉人名下。
    ……需要说明的是:
    卖房人刘文浩之房,与上诉人父亲之房,共同拥有西边山墙。在1996年前,刘早已经到黄梅独山做上门女婿。其卖房意图早已示众。为儿子购置婚房,上诉人父亲从1995年就与刘开始为买房与之谈判;在1996年8月,双方基本达成协议;但为离该房12米的,由厕所改造的不足10平米小房发生争执。最后,到1997年,过了春节后,即1997年3月(见宿松法院沈默升法官对刘的谈话笔录),刘作出让步,房屋交易才成功。
    ~~~~
    炮手老江先生上文说了两件事,
    第一,房屋这个房屋是上诉人名下。
    第二,房屋是1997年3月(见宿松法院沈默升法官对刘的谈话笔录),刘作出让步,房屋交易才成功。
    依据第二,1997年3月房屋交易才成功。则不是1996年8月购买,而是1997年2月21日双方登记结婚以后,房屋交易才成功。
    看写在《上诉书》文,上诉人何以认为,系认定事实错误呢?
    ~~~~
    我认为,要证明不属于夫妻存续期间共有财产,有两个途径。
    第一个途径,就要推翻“房产登记在上诉人名下”。而是上诉人父亲的房屋。
    第二个途径,如果保持“房产登记在上诉人名下”。就要婚前有约定或公证,夫妻双方,谁置办房产,就归谁所有。
    否则,依据婚姻法, “第十七条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就排除不了。
    ~~~~
    炮手老江先生写到——宿松县法院原审法官沈默升在庭审中,也说过:“即使一方一分钱都没有出,那房产也是共有房产”。
    这句话,正是炮手老江先生,支持了宿松县法院原审法官沈默升说得正确。
    以上,毕竟是炮先生支持原审法官沈默升。而不包括别人。
    依据炮手老江先生对原审法官沈默升的支持,就这一点,则不好说“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不当”。
    即使,宿松县法院在重审的主审法官--万茂林,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也与原审法官沈默升一样,认定符合婚姻法“第十七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炮先生也就应该没有异议了。
    值得同情的是,炮先生《上诉书》文章比较长。长归长,只要分项看,还是可以读懂的。
    特别是关于21号房屋。
    关于21号房屋,炮先生一直在为被告说话。炮手老江先生辛苦了。
    一个老人家能够如此,真不容易。在此致以亲切的问候!

    点评

    其实,你路遥的每一个陈述,认定或推断,几乎都值得批驳:或断章取义;或牵强附会;或无树生花;或逻辑错乱······。唉!你竟堕落到如此地步,山人很是不解:难道这就是张学久先生赞誉“学儒”?  发表于 2018-10-21 20:44
    “值得同情的是,炮先生《上诉书》文章比较长。”路遥:文章长,就值得“同情”吗?显然,这一荒缪逻辑只有你匹夫懂得;可以说,没有任何人能理解你的“高见”。  发表于 2018-10-21 20:34
    “关于21号房屋,炮先生一直在为被告说话”:路遥,你从哪点看出山人在为被告说话?看来,你的智力如此低下,山人自然会认为你的心思被私心所蒙蔽:可悲。  发表于 2018-10-21 20: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8-11-13 16:04 , Processed in 0.070127 second(s), 6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