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42|回复: 9

[随笔杂文] 破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1-8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每次经过古塔路坡下的一栋破败的两层房屋,在北风呼啸中,在阴暗的天色中,显得潇潇异常。曾经,在80年代,有人在此屋开办了一所武术班;不少少男少女,在此舞弄拳脚,显得异常热闹······。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此屋就逐渐衰落了:甚至到了少有人气,门窗几乎全都没有了。
          在前几年,我听说有个叫“贺剑桥”的人,经常在网上揭露贪官们的纰漏;而他自己,也遭受到官,痞的报复,受过重伤;经过苦斗,贺剑桥居然获得了赔偿。但之后的贺剑桥 ,因重伤,严重降低了其抵抗力,染上重疾,行将归西。
          在贺剑桥归西前个把月,我慕名拜访了他。我们谈话甚是投机:原本约定只谈10分钟,竟然谈了一个多小时。
          贺剑桥在个把月后,就死了。出丧的那天,我看见有不少人来为先生送行。原本我也想参与,以表示对先生的敬意,而更多的是惋惜;但送行队伍中,我发现没有一个人认识;所以,就放弃此念。
          此后,每当我经过这栋破败,且与周围房屋明显不同的破屋时,或多或少有些伤感;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破屋,犹如先生的命运,在风雨中诞生;在风雨中陨灭。
          愿先生在天堂中,不至于如此倒霉。
          为先生惋惜!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1-9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贺建桥经常讲到毛弟元的儿子毛保民,其实跑一趟万元墩不就少掉不少事?
    为一个土地证,伤三条肋骨,不值得。
    他的发帖逾万,文辞烈烈,围观者不计其数,也没有打倒一只老虎。
    世态炎凉,人死灯灭,贺的千言万语,渐渐地淡出了宿松视线。而在世洪流,涛声依旧。
    那个,皖西南拳击训练馆,亏得还真有人记得。贺从来不用训练馆为他个人谋利益。那时贺建桥押宝在潘书记那里,以为可以,以为局长升书记一定秉公。


    不知炮先生,现在押宝在哪里,认为可以。
    依我看,时代比以前进步了。法制社会比以前更加光明正大。
    我有时也琢磨过,贺建桥为什么自称250元呢?真的是他为了解释他的口头禅--不撞南墙不回头--吗?
    惜乎哉,宿松无第二,他英年早逝。肝癌晚期,五十一岁多就没了。也空有积蓄,也空有店面空有资产,连2014年生的一岁小女孩,也要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情何以堪,不久他母亲也故去了。哀莫大于,哀莫大于也。
    正月十一,3月1号是他过世的4个周年,炮,是否还来纪念那破房子呢?


    为赞那些执着者的坚强,附录北宋教书匠--王令律诗一首,作本回帖的结尾。
    七绝·送春
    作者:王令 (宋)
    三月残花落更开,小檐日日燕飞来。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点评

    其实,你路遥是在嘲笑先生“250”,打断肋骨3根“不值得”。官,痞作恶你不见,埋怨先生头撞墙。字里行间见本意,何必在此惜惜惜!  发表于 2019-1-9 23:32
    “押宝”,“希望”是也。从经济最终决定上层建筑的定律看来,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文明的进步,人们追求精神生活文明的诉求,必定有所结果。这就是我的“押宝”。  发表于 2019-1-9 23:18
    神去意来悼先生,每每路过生敬意。三月初一你如来,有双眼睛看着你。言恭意敬不算啥,接下笔刀斩荆棘。如是先生当闭眼,含笑九泉有来人。  发表于 2019-1-9 23:05
    “不信东风唤不回”,何奈“春风不度玉门关”。““北望王师又一年”,任你子规犹啼血。  发表于 2019-1-9 22:4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9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1-10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为了何迎娇说院长蔡禄山。说院长蔡禄山没有直接证据凭口供,就判罪。
    他的前妻进了安监。又找到中院长张小红,刑案专家副厅级,也是零证据定罪。
    总之,一个大气候下,没有一个可诉之处。

    ◎◎◎◎
    节外枝叶,影响了主体的系统性
    2013年4月,贺建桥说,安徽宿松,看守所打死犯人——私了;
    宿松法院案件当事人火烧法院大楼自焚身亡——私了。
    说,法院——不守法的院子。
    讲那些有什么用呢?
    在我看来,就像出土陶瓷窑址,尽是碎片。没有一篇完整的文子描述。
    早在2011年10月,那么有寄托的
    “法院——有办法的院子!”《天涯》
    到了2013年,基本上不那么了
    “法院——不守法的院子”。《腾信》
    同一个贺建桥其人对同一个机构的评价,你相信他哪一句呢?

    ◎◎◎◎
    劳而无功,自我折磨
    例如,他发帖说:“对抗法律保护犯罪——安徽宿松县政府”。这就成了一句空口号,没有实质性意义。
    例如,举报国税局毛局长,既然前文确定了地方政府、法院等大气候,举报又有什么作用呢?
    他四次进京,徒劳无益,都是不愿意问事的,还真不是买通。你说怎么办?
    骂干了吐沫,复印了一大叠子碎纸。
    支持他的,不知案由,
    反对他的,到处使绊。
    同情他的,无从入手。叫他适可而止,他就来一句“李太白说,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在那以后一年多时间里,仍然短片段,重复自己的冤屈。时不时来一句“不撞南墙不回头”。
    一身是铁又如何啊?
    如今的古塔路68号,还有贺建桥吗?

    ◎◎◎◎
    关于250 元
    事情发生在2009年11月20 号,诉称,程鹏、周浩、王大庆、汪勇、黎松打断贺建桥肋骨案。九个月后,(2010)松刑初字第0113号判决书赔偿了被害人(贺建桥)误工费、营养费、护理费……等各项开支计人民币250元。
    从此贺建桥的帖子下,添加了一个标记250元。
    有人开玩笑说,毛保民250元摆平两根肋骨,如果花1000元,可以打断多少根肋骨?
    手老江,指责我不该讲“为一个土地证,伤三条肋骨,不值得。”
    炮手老江,还好像说值得似的。
    贺说:“且夫天地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唯一毫而莫取。”
    贺说:“为了尊严,我在所不惜!”
    若要我说,这根本就不是取,而是赔。
    炮手老江,你怎么搞的,为什么不知道因贺发帖,他儿子犯儿子罪,前妻犯前妻罪是什么原因?那啥他儿子贺彪多大?

    ◎◎◎◎
    贺建桥引用了一句,我很喜欢。
    附录如下:
    人的一生不是为官多大、钱多少而活着!
    苟且偷生逍遥一世都是活法,
    但真正的人一定要正直地活着!
    匡扶正义、不谋私利乃为人之正道。

    点评

    口是心非。  发表于 2019-1-11 10:0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遥:
       记得你曾经赞誉贺建桥为“反腐斗士”;且欣赏其人的文风;而今却对其颇有微词。古有“人无完人”之论;而在历史面前,你可举例有“完人”之例?
      可见,匹夫为驳倒山人,竟借贺公之暇,以行发难山人之实。
      看来,匹夫处事,并无定义:朝行夕改,随机应变。
      据此,山人称你为论坛小丑,可认?
      当然,贺公的命运是不幸的;但也是这个时代的烙印;贺公是伟大的,虽然他并不完美;虽然贺公或许有点自私,但他却是勇敢的。纵观今古伟人,谁非如此?
       至于匹夫所言“250”赔款,与山人得知的情况并不相符,相差甚大;且与事理不符:3根肋骨断,250元可治好?更不要说还有其他费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6-24 20:39 , Processed in 0.084285 second(s), 5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