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2|回复: 1

[原创小说] 神话小说·半个金碗 十六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2-10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话小说·半个金碗 十六
    从第二程序空间天眼飞去有许多冤魂怨鬼。但是还有在执着的,在演示因果。他们有的分离出“那么”,有的分离出“如果…就…”。
    讲究如果就的,说三世姻缘,报应不爽。
    讲究那么的,有苦行的,有打坐无语的,嘴里念叨那么,心里想着别的,坐着坐着就坐化了。
    行尸走肉,没有灵魂。
    有一光头来者,名叫--仓央嘉措的,还有点灵魂,也是“那么”开头,接着说了四句:
    欲倚绿窗伴卿卿,颇悔今生误道行。有心持钵丛林去,又负美人一片情。
    怪哉!庙里的小沙弥,却想着青楼的小娘们。
    还有些人高鼻梁,死鱼一样的眼睛。好像他们也叫过什么名字的,记不太清。
    好像有一个叫“罚懒希斯”。
    有一个叫“打不裂的”。
    有一个叫“煤里捡假”。
    有一个叫“阴沟里书”。
    说是起先从“一代利”的地方产生了一个国中国——“饭的缸”。从那里传出什么信仰的。后来天南海北到处有。他们都是明代才来这里的,有的人叫他们圣公先生。
    我问他们:
    “请问圣公先生,见到了杨琏真伽了吗”
    “弩”
    “见到了陈宜中了吗”
    “爱抖臀弩”
    这个说,没有;那个说,我不知道。
    有一个不说话,
    有一个低着头,右手自然屈曲,食指中指半伸,点划一通。先点额头、再点胸膛、后点左肩及右肩,这样从上至下,从左而右画了一个十字形。
    好像说他生病了。
    人家是远来的客,我拍拍额头,拍拍前胸,问他们“哪里不舒服。”
    答非所问:“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门”。他们生硬的中国话勉强懂一点,好像说他的父亲儿子要他们回家拜神,可能是问从哪个门出去。
    我说: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去!
    “排排!”
    我不知他们是说什么,学他们摆手,也学说了一句“排排!”


    看来杨琏真伽和陈宜中不在这个区域,也许遁去矣。分明是“就”了。
    我只说“就!如果…那么。”
    把一句妙谒,颠倒了。我就来到第一程序,还没有琢磨过味儿来,又说了句“就!如果…那么。”眼前似乎有一丝儿日光。
    揉揉眼睛,我发现我晕倒在一条河旁,亏得遍地饥荒,所有的人家都养不起一条狗。不然就做僵尸处理了。此地方圆五十里没有人家。反正我走不出去,捧了一捧水喝。眼前一亮,不知从哪里飘来的封盖的空酒瓶,我想起我被母校邀为校友赴学位颁证纪念大会,那次就餐,就是这样的酒瓶。
    不知怎么了,半边破碗动了一下,我想起系主任说的,不要乱说话。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我当时就问过“难道想到的是真的”。
    系主任说“不该想的,真的也不真”。
    “那所见必所得,还存在吗?”
    系主任说“如果…那么…就”。
    我一向木讷。重复了一句“如果…那么…就”。又昏死过去。回到了第二程序。
    只听半边破碗说:“五个指头”
    它也拿劲不说了。
    你“告诉我!亲爱的半边破碗儿!”!
    告诉你,听看说做想。在这里全免了。
    免打听区域,不可与人问讯,不可与人争执。
    这里是非赢利、非公益、非教育、非说理的地方。
    因为所有人都无所求。只想知道如果那么就。痴迷于哪一件事的人给一个演示。演示结束,影音皆无。
    杨琏真伽,在那边假念佛,假慈悲,真执着。在他躯壳里,也有两个字“那么”。
    陈跑跑,在那边装死耍赖,跑不动了。

    公元1263年,陈宜中廷试第二。做了绍兴判官助手,官名绍兴府推官校书郎。这绍兴之名。是建炎四年金军北撤,宋高宗迁都临安。第二年正月初一,路过越州,大赦改元,敕曰:绍奕世之宏休,兴百年之丕绪。爰因正岁,肇易嘉名,发涣号于治朝,霈鸿恩于寰宇。其建炎五年,改为绍兴元年。取“绍奕世之宏休,兴百年之丕绪”之意。把1131年,叫绍兴元年。把越州改名为绍兴。
    德佑元年,公元1275年,贾似道明里去打仗,实际奉命带着破铜烂铁破瓦片等宝物去乞降。吕文焕在伯颜面前说,把这些破铜烂铁破瓦片,丢进江里去,贾似道乞降是假的,没有信誉可言。如果答应他,我吕文焕又该怎么啦?长江沿线都是我的旧部,一呼百应,宋氏江山唾手可得。
    于是,贾似道丁家洲兵败,丧师于芜湖,贾被革职,太皇太后谢道清任命陈宜中为右丞相,全面主持临安危局。贾似道被宋将叛徒吕文焕打败。多少得力文武,曾经被贾似道扫平一空。陈宜中临危受命。做了右班丞相。
    当时忠厚年迈的右班丞相章鉴,硬说他私藏玉玺,搜查只有个玉杯,章鉴借故脱逃归去。
    还记得在吴头楚尾界碑上的一行字吗?就讲到章鉴王爚。
    右班丞相章鉴走了,右班丞相就是陈宜中,左班丞相王爚,二丞相都督军马而不出督。王爚令张世杰等四师迎敌,爚请以一丞相建阃吴门,以护诸将;不然,则已请行。长江水战落败,陈宜中就嘀咕王爚。朝廷撤换王爚,换了梦炎。宜中上疏,以为“一辞一受,何以解天下之讥”,亦去。陈跑跑了。
    朝廷遣使数辈遮留之,始至。
    拿劲了不是?
    左班丞相,七十五岁的宰相王爚部署张世杰等四路兵马并进抗元,没有采纳,张世杰和陈宜中等在焦山果然兵败。王爚以“不得其职”,请求免职,回家不到一年就一命呜呼了。
    兵败焦山,太学生刘九皋等伏阶上书陈列陈宜中过失数十条。
    王爚的长子江阴知府王摫,幼子广德知府王榘奏曰:“宰相当出督,而畏缩犹豫!张世杰的步兵用于水战,刘师勇的水军做陆地步兵用,指挥失误。误国何止是贾似道啊!”
    陈宜中知道后,弃职回家。又陈跑跑了。七月回家十月壬寅才回朝。还是他母亲叫他回朝的。
    抗战的任务,历史性地落在陈宜中肩上。
    他组织过焦山抵抗,溧阳抵抗,常州抵抗,损兵折将,每战必败。临安君臣被虏走,又组织小皇帝政府。按说应该可以必须都在酒里了。不说了。但是陈跑跑的故事还没完。
    十一月常州阻击,三路兵,张全、尹玉、麻士龙。张全,不发一矢,临阵脱逃,尹玉、麻士龙战死。常州破,邻邑若惊弓之鸟,望风皆遁。陈宜中只好奉命带着破铜烂铁破瓦片宝物乞降。半道上,得知伯颜将兵至皋亭山,陆秀夫夹了两个王子南逃温州。陈跑跑再次跑了。这一回腰缠万贯,是携款出逃的。与上级领导失去联系。从此隐姓埋名。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2-11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可以用直白的话语说清楚的,这个路遥非要用隐晦的词语表达;可见:那些之乎者也的夫子的德性,在这个路遥身上,得到了入木三分的体现。或许,路遥有自鸣得意的快感;特别是有人给他了一个“荐”。
       显然,阿q的“精神胜利法”,路遥更是学得“青胜于蓝”;而路遥编织的“皇帝的新衣”,其自己穿了,自我欣赏,还引得其信徒一片赞扬。
      物以类聚,人以群归;让他们去做黄粱美梦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2-16 16:33 , Processed in 0.047948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