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33|回复: 0

[原创小说] 夜半时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9 11:00
  • 签到天数: 78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3-26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一点了,屹立于高楼丛林中朴实而又奢侈的火车站亦渐高大。候车厅前仅有的一盏白炽灯,冷冷的审视着广场前唯一的一辆出租车。此时,王小强正无聊地搜索着车站的每一个角落,失望的摇着头。而后揉了揉发酸的脖子,连打几个呵欠。                       
          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回家了,他似乎忘记了家的存在。饿了,吃点泡面;喝了,喝点开水;困了,就靠着车椅打会盹。开车,拉客;拉客,开车。无视自己的身体,夜以继日的重复着。他好想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一个安安稳稳的囫囵觉呀!但一想到亲家母鄙夷的眼神和儿子无助的目光,他紧紧地咬着牙,苦苦的支撑着                                      往事不堪回首,但可悲的是他又不得不面对。六月六日,一身新衣的王小强带着昂贵的礼品,兴高采烈的欲同亲家母商谈孩子的婚期。话刚出口,亲家母就赤裸裸的挑衅道 “哼,想娶我女儿?可以呀!县城有百来平米的婚房吗?有至少十几万的小车吗?彩礼嘛!五十万有吗?”继而又自顾自的唾液乱飞,恬不知耻地罗列了一大筐:几多几多的猪肉,几多几多的香烟,几多几多的酒,几多几多的胭脂花粉.........王小强机械的点着头,木讷的陪着笑脸,最后怎么回的家他都不知道。
          车站的灯似乎疲倦了,眯着烟看着他孤单的车影。他又苦笑着摇了摇头,思绪万千。
          哼,这到底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王小强自语道。他想到女儿前年出嫁时,他不但不要一分钱的彩礼,还买了不少的家电和家具等做陪嫁。当时,好多的亲戚朋友骂他是傻帽,说什么把金罐当屎盘。
          现在,他似乎懂了,但是,他一点都不后悔。儿女都是自己的心头肉,何苦厚此薄彼呢?
          王小强今年49岁,膝下一男一女。30年的出租生涯,几乎耗尽了他的青春和热血。本当颐养天年,但万万想不到自己老了老了还要越老越拼命。五十万,是他三十年的积蓄。在农村,确实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天文数,理应风风光光的娶一房媳妇,但谁知.....?
          又一阵困意袭来,他赶紧揉了几次太阳穴,再捶捶发麻的两腿,欲清醒昏沉的大脑。
          唉!岁月不饶人哦!他想到年轻时开三轮车跑客运,一连半月日夜不分,还是那么的生龙活虎。他苦笑着自嘲道:还是家里睡觉好,车上睡不踏实。一念至此,他发动车子,往老家开去
          王小强的家在农村,距县城也就一二十里地。路是新修的,七米宽的水泥路面,跑起来顺当。就是,就是中间有一段一公里左右的连环弯道,却不识时务地躺在杳无人烟的悬崖上,让他心有余悸。虽然政府也安装了不少的警示牌,但总是频发事故。
          上个月,王小强亲眼看见一位农村妇女被大货车碾压的惨状。五十岁的人,一百三十斤的躯体,除了一个脑袋和两条腿外,就是一滩肉泥。吓得他二三天吃不下饭,晚上睡觉总是做恶梦。后来同行的人说,他们喝完本家儿子的结婚酒,喜笑颜开的一同回家。当经过这个弯道时,这位妇女突然打了一个激灵,然后就精神恍惚,莫名其妙地卷到了轮子底下。
          王小强重重的掐了一下大腿,扯了扯发困的眼皮,小心地把车开上弯道。
          啊!当车灯照着警示牌上的【事故多发路段】时,王小强心中惊呼了一声。他隐隐觉得,曾今熟悉的警示牌好像不是警示牌,而是一座黑白无常的招魂幡;又如同十八层地狱的大门。事故多发路段六个大字,如同六个张牙舞爪的恶鬼,令人毛骨悚然。那牌子上的红漆,如同遇难者喷洒的鲜血,向过往者倾述着血淋淋的不幸。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王小强心中默念着,顿时睡意全无。他睁大着眼睛,紧紧地握着反向盘,缓缓地朝前开去。
          弯道快要过完了,他舒了一口气,伸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师傅,停车。师傅,停车。”正当他欲加速时,忽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喊叫声。
          王小强陡然一紧,习惯性的来个紧急刹车。定眼一看,只见警示牌后先钻出一个苍白的脑袋,紧接着是一个完整的躯干。
           “啊!不会是鬼吧!”王小强一阵紧张。也难怪,本来这里就是事故多发路段,交通事故时常发生;血淋淋的事故现场令人毛骨悚然;午夜路边出现一个长发披肩的孤身女子,一张苍白的脸,一身雪白的连衣裙,这要亮瞎多少人的钛合眼。他死死的踩着油门,大灯吐着雪白的光,清清楚楚的照射着拖着长长的斜影的一拐一拐的走来的姑娘。良久,他终于吐了一口长长的浑气。
          “姑娘,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王小强摇下车窗,看着焦急的姑娘迟疑地问。
          “大.......大叔,我...我的车子抛.抛锚了。本来我想打电话回家,可是慌乱中,我又把手机掉倒悬崖里了。无奈,我只得摸黑回家。谢天谢地,终于让我遇到您。大叔,您能送我回家吗?”姑娘生怕王小强不同意,急得满面通红,浑身却不停地颤抖着。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累的,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这......”王小强迟疑着。连日的辛劳,从没有睡一个安稳的囫囵觉。此时脑袋还是昏昏的,上下眼皮也在打着颤呢!当看到姑娘一个劲的抹眼泪时,他心软了。“好吧!姑娘,我送你回家吧!”
          “谢谢大叔!谢谢大叔!”姑娘连忙上车,坐在后排的座位上,一个劲的点头道谢。
          “姑娘,别客气。你家在哪里?”王小强一边摇上车窗,一边和颜悦色地问。
          “大叔,我家在县一天门的殡葬大道。”姑娘甜甜地说。
          “殡葬大道?那不是火葬场吗?”王小强自言自语道,随即迟疑着问“姑娘,你,你确定没有搞错?”
           “啊!大叔,哪能呢?”姑娘剐了王小强一眼,继续说“大叔,我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地方,哪能搞错?”姑娘不可置信地地点着头说。心语道:这位大叔也真是的,家哪有会弄错的。啊!他不会在怀疑我的智商吧!
           “好,好,大叔现在送你回家,大叔现在送你回家。”王小强启动了车子,调转方向,往县城而去。
            夜,黑漆漆的,板着个脸。雪白的车灯如一把锋利的刀剑,迅速地劈开黑暗的帷帐,迅猛地驱除午夜的孽障,清楚地指引了前行的路。平滑的水泥路面,也熠熠发光。但是,这一切的一切,有若昙花一现,很快又被黑暗吞噬了,留下的依然是黑乎乎的压抑。
          王小强摇下车窗,让微寒的夜风刺激着自己的神经,驱赶着挥之不去的瞌睡虫。路,一直延伸着,似乎没有尽头;两边的树木不停地后倒着,一棵连着一棵;空旷的田野如同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沉默不语。一切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死寂的。偶尔传来几声蛙鸣虫叫,还有那不知名的夜鸟的低唤,却如同石子投入死海,激不起半点的涟漪。唯有轮胎那轻微的摩擦声和自己咚咚的心跳声,相伴着他的左右。
          “姑娘......姑娘。”王小强本想同姑娘说说话,缓解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
          连叫几声,却无人应答。他瞄了瞄后视镜,哪有姑娘的影子。
          啊!人到哪里去了?王小强自语道。他一边开车,一边仔细的搜索着每一个座位,还是莫见到人。
          耶,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呢?莫非真的是鬼。王小强心虚道。陡然间,冷汗直冒,毫毛倒竖。
          应该不会呀!传说鬼是没有影子的,自己刚才明明看到这个姑娘的影子的呀!王小强适时地宽慰着自己。抬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又把脖子上挂的顺治铜钱拿出来用嘴咬着,似乎胆子大了不少。
          忽然,脖子上吹来一阵冷风,他心中一紧。自语道:肯定是刚才那女鬼要向他下手。霎时,苍白的粉脸,尖尖的獠牙,猩红的血舌,长长的指甲.....一股脑儿的涌入他的脑海。
          啊!王小强一时神情恍惚,他下意识的紧踩刹车。霎时, “嘎.......嘎”,一股轮胎摩擦的焦臭味直钻鼻孔
          “哎哟!”突然,车里传出一声凄厉的悲鸣,紧接着似乎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从坐凳的靠背后滚了出来,满面鲜血,一脸的苍白。
          “鬼呀!”王小强吓得魂飞魄散,而后迅速挂上挡,猛踩一脚油门,车子就发疯的向远方奔去。
          没多久,就传来“砰砰”两声,王小强的车子直接撞到树上。他的脑袋在方向盘上碰了一下,昏了过去。
          当王小强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一胖一瘦两位派出所的民警陪在他的身边。
          “鬼......鬼,女鬼........女鬼。”王小强心有余悸地抓紧胖警察的手,语无伦次的说
           “王小强同志,你搞错了,世上不可能有鬼的。”胖民警拍着他的手,安慰着说。
           “不可能的,绝对的不可能。警察同志,我亲眼看见鬼坐我的车。”王小强虽然浑身颤抖,但却是十分肯定地说。
           “王小强同志,你冷静点。昨天晚上,确确实实有人坐你的车子的,她不但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大活人,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柔弱的姑娘。不是什么女鬼的,你明白吗?”看着王小强还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廋民警起身端来一杯水,递给王小强。“来,王小强同志,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喝点水,冷静一下。好吗?”
          王小强点了点头,接过廋民警的水杯,喝了几口。然后轻轻地闭着眼睛,缓缓地平复着自己的心境,仔细地搜理着自己的记忆。
          良久,王小强又紧紧地握着胖民警的手,急急地问:“警察同志,那个姑娘的车子确实抛锚了吗?她家真在殡葬大道吗?”
           “王小强同志,千真万确,不可置疑。我们不但从姑娘口里得到验证了,而且从户警和交警那里也得到了十分肯定证明。”廋民警微笑着说。
           “警察同志,我特别弄不懂的是,她怎么从我车里消失了?又怎么一脸的鲜血呢?”王小强欲打破沙窝问到底。
           “王小强同志,她从来没有从你的车里消失。这完全是一种巧合,只是巧就巧在你喊她时,她正躲在椅子的靠背后面用纸在搅发痒的鼻孔。一个姑娘家,为了良好的形象,因而就么有及时的应答你;至于脸上的鲜血,那是你紧急刹车时,她鼻子受伤而流的鼻血。”胖民警拍着他的肩膀,也微笑着说。
         “啊......啊!”王小强张着嘴,一脸的尴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4-19 09:24 , Processed in 0.04472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