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49|回复: 1

[优美散文] 我的舅舅,我的舅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7-8-15 21:52
  • 签到天数: 6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4-1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舅舅是一个特别忠厚特别忠厚的老人,不善言辞,我的舅妈是一个特别随和的老人,平易近人。
          那年,二零一零年,那年的春天,我不知为什么,特别常常突然想起舅舅和舅妈,那时,我刚买一个手机,我刚出门到东莞不久,一天下班后,就打一个电话到舅舅家,我把电诚征打通响了几下,就挂了一下,怕舅舅和舅妈不在电话旁边,等他们听到电话响,慢慢走过来接吧,舅妈走路跌倒过几次,舅舅有高血压,我不想他们听到电话走得太快,等了两三分钟,我再打过去,开始是舅妈接听电话,我问过舅妈好,和舅妈讲一些话后,我就想叫舅舅接听电话,我听到舅妈喊舅舅接听电话的声音“来接电话啊,侬的外娚凤新打来的”,我和舅舅讲几句话后,舅妈对我讲“挂多啊,要好多钱”舅妈怕我打电话花多了钱,就催我把电话挂上,后来,二月花朝节的时候,我又打过一次电话给舅舅和舅妈,在清明节前的时候,再打过一次电话给舅舅和舅妈,过了五月,我再打电话给舅舅和舅妈时,电话就再也打不通,舅舅和舅妈再也没接听我的电话,我心里也没太多的其他想法。
          那年,二零一零年下半年的时候,我常常梦到在白果树,梦见舅舅和舅妈在床上,梦里,舅舅和舅妈病了,舅舅的床在他家大门外的那个老堂厅边,靠舅舅家厨房的那面墙,床下都是湿湿的样子,梦里,我心里想,舅舅怎么睡在这里?我很是疑惑,同样的梦,同样的情景,我梦见好几次,我在日记里也记录几次,我又想,有人说,梦里见到的和现实生活中是相反的,那么梦里舅舅和舅妈病了,就说明舅舅和舅妈是好好的,健康的,我总是相信别人说的,就也没多想,打电话给父亲的时候,也没想到问问父亲。
          转眼到了年底,我刚好订好火车票,准备腊月放假回家过年,那个公司是腊月廿三到腊月廿四那两天放假,我就订好腊月廿四那时候日子的票。
          腊月十二那天,我儿子乡鑫宝贝突然打电话给我“爸爸,你早点回家,舅嗲嗲过生多,还有舅奶也过生多”我接听儿子电话后,我都发呆的,怎么觉得那是一个千年不遇的事,怎么在我舅舅和舅妈身上发生,有情人总是山盟海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愿求同年同月同日……”。
          不容我多想,我赶紧重新订票,还好,那年,《广州日报》搞活动,对往安徽合肥,阜阳方向回家过年的人赠票活动,我记得那是二零一一年元月十四号,是二零一零年的腊月十一我接的电话,我就马上重新订票,取票,那时,订火车票都是好难订的,一票难求,那样讲不为过。
          等我重新订好票,把票拿到手时,已是元月十六号了,拿好票就找公司老板请假回家,我们的请假条还得要老板和老板娘亲自批准才可以回家,我把请假条拿到部门主管去批时,那个四川人一看我请十天假,就不批,我在那个公司上班以来还从来没请过假,那时,那个老板和老板娘对我很好,我看到那种情况,来不及多想,就打电话老板娘,老板娘从香港回来后,就马上批准我的请假条。
          元月十八号,我怀着一种沉重的心情回家,以前每次回家过年,都是高高兴兴的回家过年,那一次却不是是,是因为舅舅和舅妈过生,提前回家过年,如果是别的原因提前回家过年,我会很开心的,这种情况,我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总是有点郁闷的。
          回到家,家里还下雪了,父亲见我回家,就马上跟凤查他们讲,一起去舅舅家给舅舅和舅妈敬香。
          父亲也和我们一起去给舅舅舅妈敬香,到金岭我买了两个礼炮,父亲嫌我买少了,我给父亲两百元,父亲又买了两个礼炮,我总是觉得那是心意,不是在乎多少,父亲总是觉得是面子,我就随父亲去买,我包的礼包也不多,我知道我不太懂人情世故,还有,当时我的负但也特别重,我也没过意多想。
          路上,山林里的路上还有积雪,走路只有脚有点冷,身上还好。
          到了舅舅家,物是人非,舅舅家依然是每年去拜年一样的情景,只是不见了舅舅和舅妈,多了一些在舅舅家帮忙的人,显得有些嘈,在舅舅屋里的老堂厅上,舅舅和舅妈的棺材并排放在那里,看到舅舅和舅妈的像片,舅舅总是那平静的样子,看不出舅舅心里的事,舅妈像片面带微笑,看着一切,我的心有点痛,有点慌,我真的怕那种场合,真的怕,我怕那种亲人的生死离别,我怕那棺材,不知道为什么,我怕那些,心里痛得有点凉,表兄昔举看起来有些憔悴,表嫂有点哑哑的声音,到那时,父亲才和我讲起,舅舅和舅妈在家住了几个月,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是表兄和表嫂侍候,父亲夸表嫂做得好,舅舅和舅妈没有受罪,过得很好,我听着茫然的样子,因为我看到那一切,又想起了母亲,而今,我的舅舅,我母亲的亲弟弟也往生了,舅舅能见到我母亲吗?母亲能和舅舅在一起见面吗?能见到舅妈他们吗?我心里有着无数奇怪的想法和念头,想着一些奇怪的事情,舅舅,你能和我母亲在一起吗?别人说话的时候,我却总是想着那些奇怪的问题。
          但我知道那是我舅舅和舅妈千百世修来的福,他们俩个老人同日归天,是俩老人的福,不离不弃,没有分离的遗憾,不用体会那失去伴侣这痛苦,我的舅舅和舅妈是很有福的。
          记得那年正月,去白果树舅舅家拜年,舅舅家只有舅舅和舅妈在家,表兄和表嫂及他们的孙子彬彬都不在家,吃饭的时候,舅舅和舅妈还是象以前一样拿一瓶酒给我自己喝两杯,舅舅不知想和我讲什么,因为我耳朵一直有点不张风,没听到,舅妈在旁边叫舅舅不要讲“侬会讲话?”舅妈反问舅舅,舅舅的脸上有着一点忧伤的感觉,每一个父亲都是爱自己的儿子的,舅舅对表兄的爱一直是默默无声的,舅舅对舅妈相敬如宾。
          因为是腊月,又常下雪,天冷,我们不方便在舅舅家住,人又多,嘈杂攘攘的快过年了,舅舅和舅妈的事得在年内办好。
          舅舅和舅妈出殡的日子,还好是晴天。
          那之前舅舅和舅妈一直住在破凉和表哥一起住,很少在白果树老家住,舅舅和舅妈在破凉住的时候,我有两年的正月里,我是出门时才带着礼品去给舅舅和舅妈拜年,我不会骑摩托,就一打春,二拜年,一起,有两年正月,我带着我儿子乡鑫宝贝去给舅舅,儿子的舅爷爷拜年,吃饭时,舅妈叫舅舅拿一瓶酒给我喝一点,表兄他们都经常不在家,舅舅吃饭总是只吃一个小碗,舅妈吃饭也不多。
          舅妈,儿子的舅奶在我和我儿子回家时,买一袋苹果给我们带回家,舅妈送我们好远好远,看着舅妈慈详的样子,舅妈脸上总是带着微笑,那两年,我出门的时候,就提前到舅舅家拜年,晚上,就在舅舅家歇一下,晚上的加班车,有一年,我买的票是第二天凌晨的票,我住在舅舅和表兄的家里,舅舅半夜里起来为我开门,门外的雪还很厚的,舅舅送我出门,当时,我看到舅舅送我,开门时,我又想到母亲,想到我上中学时,母亲和父亲也是那么早喊我起床,送我上学,看到舅舅送我,我的舅舅,也有七十多岁了,象我母亲一样,我望着舅舅,我的泪差一点流下来,但是我不敢流泪,我不能流泪,还有舅舅,又是正月,不能流眼泪的,那样不吉利,我的泪水到破凉火车站那前面的路上终于流下一滴,我赶紧擦干。
          有一年正月出门时,我和白果树好几个人都在舅舅家吃饭,大家都没有买到票,表兄骑着摩托去给我们买票,后来听说,火车站的那些民警还扣表兄的摩托罚款了几百元钱,舅舅心里很是舍不得,我心里有感到不好意思,表兄帮我们买票还被罚了钱,后来,舅舅和表兄他们不在破凉住家,每次路过那,我还是回头看看那里,那里,我的舅舅和舅妈曾经住过,看到那里,我也有一点伤感,人生长恨水长东,为什么人不能长生不老呢,如果人能长生不老有多好,那我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那些伤感啊,小时候,最喜欢走的亲戚家都是舅舅家,小伙伴在一起时,还常常把舅舅拿出来比,有的小伙伴那样说,“我有三个舅舅,”有的小伙伴那样说,“我有四个舅舅”,那时,我也常常在他们面前自豪地说,“我也有四个舅舅,我还有好多姨妈,七八个姨妈,还有好多表哥,表姐,”因为,我还有大外公家三个舅舅和四个姨,我都加起来了。
          一次在舅舅家屋里,在那个小学旁边,有一个叫云的家伙欺负我,我的大表妹还骂那个人,我却不知道表妹叫什么名字,我从来没问过那些,只记得她们的乳名,舅妈见我们回去,知道那个家伙只是吓哄我,没有打我时,舅妈还笑了,我感到有点委屈,那时小,不懂事,但是事过境迁,我还是喜欢到舅舅家去玩,觉得只有在舅舅家比较亲切,随意,开心,舅舅那时在东至上班,舅妈和表兄在家,不管什么时候去舅舅舅妈家,舅妈都是笑迷迷的,舅妈总是那样,一个带长情的和善老人,有一年冬天放假了,下雨天,我去舅舅家,舅妈和她家隔壁的桃花几个人一起都在舅舅家坐,拉家常,纳鞋底,舅妈在火炉里,用炭火煨着一些小小的,圆圆的红薯,煨熟了,舅妈给我吃,那种冬天存放几个月的小红薯在炭火的煨熟的,特别香甜,剥开来,放在嘴里,那红薯的香,糯糯的甜,在嘴中久久回味,小时候,经常在舅妈家住上几天,我在姨家都没有舅舅家玩得开心,在姨家很少住过,如今,想到这些,我心里又有一些内疚,因为,后来,我们长大后,除了正月去舅舅舅妈家拜年外,其他时间很少去舅舅舅妈家,都没去过,越长大越生疏,那是我的舅舅舅妈啊,就是最亲的舅舅家,平时也没时间云,只有正月匆匆忙忙地去拜个年,也是形式于事,亲情在那匆忙的光阴里淡了,远了。
          可是,我还是常常想起舅舅和舅妈,想起我的亲人,我母亲的亲人,总想写一点文字记住,但是文字又那么肤浅,又那么苍白,无力,但愿舅舅和舅妈,外婆,母亲,和那些我没见过的大舅舅和三舅舅诸多先辈长驻极乐。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4-3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离死别,自然规律;天伦之乐,上天赋予。人生如戏,戏毕入土;故人笑貌,长留于心。
       呜呼!逝者驾鹤归西去;存者虽在且偷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6-20 04:20 , Processed in 0.055976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