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362|回复: 3

两幅面孔——读路遥《纪念贺建桥》有感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4-2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完路遥的大作《纪念贺建桥》,使我想起路遥曾经对贺建桥的评语(见我的帖子《破屋》,路遥的跟帖):
         “为了一个土地证,伤了3根肋骨,不值得”;
         “贺建桥为什么自称250元呢?真的是他为了解释他的口头禅——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回头吗?”
        “讲那些由什么用呢?”
        “一身是铁,又如何呢”
       “” 如今的古塔路62号,还有贺剑桥吗?”
        ·······。
        可见,虽然路遥在《纪念贺剑桥》中,对贺先生有褒奖之语,但其实,在以前,在路遥内心,路遥则是看不起贺先生的。
        当然,人无完人;贺先生在对腐败的的抗争中,也许并不高明,不如路遥的机会主义的脑袋聪明;但我们敬佩贺先生的,也正是先生坚定的信念,与为信念而执着奋斗的精神。
        或许是,路遥为沾点贺先生,这个死人的余光,故作此“大作”,也显摆一下匹夫的文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4-5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网民跟帖,通常有对同一个事情,提出自己的认识。为这些认识,公开告诉更多的网友,借用了公用网络平台。但是这些认识,有允许与不允许通过这个网络平台的分别。
    即使自认为无伤大雅,平台管理认为不够适合,基本上就不给出借平台。
    即使自认为是一篇发自肺腑之言,只要平台管理认为触犯了什么,也不给出借平台。
    所以网民交流,对同一个事情提出的认识,是受到限制的。这种限制是可以理解的。
    交流不及时,则是常有的现象。
    基于这些现象的存在,则平台语言不是畅所欲言,而是要对平台清洁负责的。
    所以网民之间的跟帖,需要理解和包容。
    对错误理解的交谈,怎么办呢?反正有的是机会。即,加深理解是有机会的。
    论坛网民的交互,有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
    则有,无雠不言,无德不报。
    此中的雠字,作来言去语;此中的德,作礼尚往来。
    论坛网民的交互,有时像在路边散步时,无意中踩上了一场狗屎。骂是不起作用的。
    偏偏我庄户人家,大清早愿意积肥,经常为狗屎而来积肥。
    只有那些被踩踏得不成形的狗屎,懒得给做清洁。我忙呢!
    所以遇上发帖质量不怎么的的,我动动手码码字。无雠不言,无德不报了。
    积习难改,日子一久,形如积肥。也引来他人无端怨怒。
    比如讲吧,发帖纪念贺公建桥。
    我喜欢贺公的一段话:
    “人的一生不是为官多大、钱多少而活着!
    苟且偷生逍遥一世都是活法,
    但真正的人一定要正直地活着!
    匡扶正义、不谋私利乃为人之正道。”
    关键的一句:“真正的人一定要正直地活着!匡扶正义、不谋私利乃为人之正道。”
    在他的帖子里,贺公多次说到:“不撞南墙不回头”。把希望寄托在某某人会出来讲公道上。以为必胜无疑。
    当他从《天涯》到《腾信》
    “法院——有办法的院子!”变成“法院——不守法的院子”。
    对同一个机构的评价,判若两人的时候。
    “不撞南墙不回头”。就早该画句号而终止了。
    因为实践得到了认识。
    这一点,哪怕是贺公的家人,从万篇博文中检索到这些,也会与我的看法相同的。
    所以我纪念贺公建桥,问心无愧。
    贺公建桥说:“且夫天地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唯一毫而莫取。”
    从大框架下看,我所有--我取,非我所有--我不取。没有毛病。
    但是,我所有如果被买断,我所有如果被变通为等价的我所有,会如何处治?
    而世道上,正是遇到了被买断,需要变通的。并且不损害尊严。而贺公说:“为了尊严,我在所不惜!”
    贺公的帖子被他的家人封存了,等到贺彪长大,重新打开贺公的帖子时,会证实我讲的并不错——“为一个土地证,伤三条肋骨,不值得”。“这根本就不是取,而是赔”。
    在炮手这篇帖子里,炮手不知从哪里学来了 “为了一个土地证,伤了3根肋骨,不值得”;
    这不是我的原话。
    就你制作的那话,也不是用此句来否定贺公建桥的反腐精神的。
    所以炮手老江以为是两幅面孔,是炮手老江自己在痴人说梦的。
    如果一方面说他,为一个土地证伤三根肋骨,比较他的反腐精神不值得。
    另一方面赞赏他的反腐精神。
    那么,就是两幅面孔。
    人家话的前后搭配是—
    拿“为一个土地证”,对比“伤三条肋骨”,认为“不值得”。
    你炮手老江真是个嘴咬鸡巴不知反顺头了。
    在《破屋》我说,正月十一,3月1号是他过世的4个周年,炮,是否还来纪念那破房子呢?
    可是你不但不来,而且在我发帖纪念他以后一个多月,还来责难老汉我。
    你是不是觉得你爽约了,不好意思啊?你真这个伪君子。

    点评

    曾经,张学久先生邀约我与你路遥面谈,我答应了;但后来我认为已经在网上认识了你,了解了你;因道不同,故拒绝了张学久先生的美意;而对你“爽约”,那就是当然了;而你就此说我是伪君子,那是无限上纲了吧?恼怒了  发表于 2019-4-7 19:13
    路遥:虽然你很恼怒,但你在回帖中批评贺先生的词语却无法抵赖;而字里行间所透露出的指责贺先生不够“聪明”,充分体现出你软骨头的本质。或许,人人都有妥协的行为,但在核心问题上,勇者是不会低头的。  发表于 2019-4-5 1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6-20 04:16 , Processed in 0.041210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