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15|回复: 0

[随笔杂文] 打磨人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5-25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那个困苦年代,我下放当知青3年后,我结婚了。岳父是个多面手:打磨子,杀猪,编竹子拖子(用于小煤窑井下运输);而这些“副业”,都是在生产队不出工的时候做的。两个舅子:大哥和三弟也跟着岳父打磨子。一副石磨需要好几天才能打成;可以卖10元钱。
          为了赶工,父子们经常在夜晚都在打石磨。昏暗的灯光下,为了看清石胚上画好的线路,父子们的头离石胚很近,錾子打起的石粉几乎布满整个面部;只有两只眼睛的眨动,才能分辨出这是个活人;而石粉几乎塞满鼻孔。
          久而久之,岳父和三弟都患上了矽肺病;而大哥因为外出时间多些,矽肺并不明显。后来一次偶然体检,才发现三弟的矽肺已经到了矽肺三期;而岳父则不甚严重。究其原因,我想,这是因为三弟后来结婚分家后,为了生活,经常打石磨,又没有做好防护所致。
         我有些庆幸;因为曾经岳父也教我打石磨;我也基本学会了,但我并未以此为业;而可怜的三弟至今却在死亡的边缘徘徊。
         唉!石磨,成也在你;败也在你!但我又一想,这能怪石磨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9-18 18:40 , Processed in 0.062179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