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07|回复: 11

[原创小说] 一抹残阳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6-19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抹残阳
    一抹残阳,摄像头到处都有,有个输干了的赌徒,该君子想亮灯之前,趁光线不好作案。偏偏不能给他机会。配合摄像头的路灯,自动启动开关提前启动了。
    心灵打击自不必说,这不是浪费电吗?于是他想到了严监生。
    该君子是读过吴敬梓《儒林外史》的。
    ——————
    严监生的病,一日重似一日,再不回头,诸亲六眷都来问候。
    五个侄子穿梭的过来陪郎中弄药。
    到中秋已后,医家都不下药了。把管庄的家人都从乡里叫了上来。病重得一连三天不能说话。
    晚间挤了一屋子的人,桌上点着一盏灯。严监生喉咙里痰响得一进一出,一声不倒一声的,总不得断气,还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着两个指头。
    大侄子上前问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个亲人不曾见面?”
    他就把头摇了两三摇。
    二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莫不是还有两笔银子在那里,不曾吩咐明白?”
    他把两眼睁的滴溜圆,把头又狠狠的摇了几摇,越发指得紧了。
    奶妈抱着哥子插口道:“老爷想是因两位舅爷不在跟前,故此记念。”
    他听了这话,两眼闭着摇头。那手只是指着不动。
    赵氏慌忙揩揩眼泪,走近上前道:“爷,别人都说的不相干,只有我晓得你的意思!你是为那盏灯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
    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
    ——————

    这一边哭哭啼啼,那一边邻里四处议论严监生。
    有的说严监生抠门,到死都抠门。
    有的说他不还是要把财富留给身边的人吗?硬说是节约。
    邻里们,本不关自己的事而争,也没有说得算数的出来判个水落石出。争论双方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传到了今日,偷无从下手,便说--路警白日点灯。
    闷葫芦摄像头自动化没有说话。只等有故事才翻开它的记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按下,是不是白日点灯,不表。

    单说自动化。
    如今能读懂的全自动,如:
    十字路口,用灯光表示行人通过的禁止与允许。步行街,用塞车路障表示车辆通过的禁止与允许。
    高速路,用围墙,和似懂非懂的警示牌,也许是表示不许行人滞留。
    遇到更多的路障也似,都划定了禁止与允许。细分的潜规则,成了读不懂的自动化。


    再说赌。
    赌在桌面,胜于塞黑。赢也君子,输也君子。
    旋而偷他不义之财,取之以道,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该君子,自从发现路灯自动亮了。首先放下了伺机作案的念头。心里老是打鼓,是不是吴敬梓《儒林外史》还说了别的?他赶快跑回家,从吊袋里翻出《儒林外史》第五回。看着看着,爱不释手。心思一转,何不做一回吴敬梓第二。还没有深思熟虑着手写稿,就睡着了。他每天一到路灯亮的时候,就有写《外史》的冲动,一冲动就写得离谱,横竖不堪入目,于是只得入睡。终于解除了赌瘾,像没有乳牙的孩子,什么也不说了。
    自此,什么事入眼都看透了。
    看透了就笑。
    人不知笑为何来。知道的以为吃了什么激素。不知道的,以为和谐。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20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6-22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显然,你路遥偷换了一个事实:残阳既在,何需点灯?而在此基础上,你路遥所编故事,讥讽,则更显你文痞本性;但我不得不说,你构思确实高明;但却更显你心术不正,才施歹意。
       《灯》原本是就科学,节约管理路灯所发议论;而今却被你文痞说得是盗贼厌灯。正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但既生俞,必有亮;来日方长;且看你继续跳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6-23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先生顶贴,向先生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6-23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炮手老江 发表于 2019-6-22 17:37
    显然,你路遥偷换了一个事实:残阳既在,何需点灯?而在此基础上,你路遥所编故事,讥讽,则更显你文痞本 ...

    世有千奇百怪,都怪不过——只许放火,不许点灯。
    唐朝时,莆田有个人叫徐夤,是管理国家藏书的。官拜秘书省正字。写了一首《咏灯》
    咏灯  (唐)徐夤
    分影由来恨不同,绿窗孤馆两何穷。
    荧煌短焰长疑暗,零落残花旋委空。
    几处隔帘愁夜雨,谁家当户怯秋风。
    莫言明灭无多事,曾比人生一世中。
    这首诗如果被朱元璋知道到了,还不敲他八辈子祖宗啊!
    正由于这个缘故,明代秀才都不会读这首诗的。因为小气鬼,比林黛玉还要多疑多疾。
    他有权有势,人都怕他。护他的都随胡惟庸案、蓝玉案,一起做了冤鬼。普通百姓,安敢说唐之徐夤诗句“莫言明灭无多事,曾比人生一世中”?
    如要我说,诗人则是发自内心的感慨——那辉煌的蜡烛火焰,就要燃尽,那残花败柳,夜雨秋风,已见眼前。若说人生荣枯,恰如灯光之明亮与熄灭。写得蛮好的。
    又如:
    咏扇  (唐)徐夤
    为发凉飙满玉堂,每亲襟袖便难忘。
    霜浓雪暗知何在,道契时来忽自扬。
    曾伴一樽临小槛,几遮残日过回廊。
    汉宫如有秋风起,谁信班姬泪数行。
    汉成帝灭子绝孙了,没有人出来护住班婕妤婆娘。要不,那还不要把徐夤断肋残肢啊。
    班固家的后人也不会同意啊。直接讲了史学家班固的姑祖奶奶。那还了得。
    不过我倒是觉得随便,这不过是人家用于一比。
    怪不得人家徐夤,
    要怪,还归汉成帝忘恩负义。
    汉成帝宠幸新欢赵飞燕,当然喜新厌旧就冷落班婕妤婆娘在东宫了。
    怪不得人家徐夤,
    要怪,还归她自己不该写了《团扇歌》
    团扇歌 (西汉)班婕妤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你说这徐夤吧,直步头说一句,热天扇扇子舒服,不就得了。为何要卖弄玄虚?
    我觉得,徐夤很有心情。诗中那句“每亲襟袖便难忘”非为拭泪。
    那种非哭,比班婕妤婆娘哭的还要惨。
    那种擦汗情态,希望心凉,比班婕妤婆娘遭汉成帝冷落还要心凉。
    话休细繁,言归正传。
    这里回答炮手老江先生。
    炮手老江好像说我的拙作,是针对炮手老江的作文《灯》,来写的。
    究其因果,似乎是在同一个文坛上不该也说了《白日点灯》。
    请问,是否有点牵强?
    炮手老江曾经说过,读过书的。且自学完了高中。炮先生是否还记得,作文,有自拟题作文,和命题作文么?
    我的拙作,不同标题,也不同争论话题。也不同典故。何况我只讲了一句——自动开关提前启动了,出现了白日点灯。这难道就触犯了你的作文《灯》了吗?
    怎么你就出现了『《灯》原本是就科学,节约管理路灯所发议论;而今却被你文痞说得是盗贼厌灯。』呢?
    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你有点霸道了吧!
    如果我的此篇拙作,是跟帖在你的作文下面,虽然题目不同,也算闯了你一膀子。
    我的作文离你题目两千里,是你多心了吧?何如此纠缠,咄咄怪事。
    那才叫:“分影由来恨不同,绿窗孤馆两何穷。”
    有一点你是说对了的。我的拙作有点带讥讽的词句。
    作文中,除了讥讽不义之财,还讥讽假和谐,讥讽伪君子。
    讥讽那些枉读诗书的假斯文。还把潜规则都讥讽了。
    也许你不喜欢。
    也许你是站在被讥讽的队列里,在咕咚埋怨。
    谁不知道,应该受到讥讽的,个个都皮糙肉厚。
    大凡皮糙肉厚,是激励不出改变的。
    所以作文中有讥讽之词,用之也无益。
    讥讽之词,属于鄙陋。应当互勉。除必要用讥讽词外,能不写就不写。
    先生既是智者,权当文字交流,批评也可以,斧削也可以。
    今日偶然看了一下,在另一个版块上,你的作品《灯》。好像可以点个赞。但是,不知道你用的典故,出在何方?故此不便随声附和。
    见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6-24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动物外形相似,本不是一回事,如果把像说成是。会被人笑话的。
    老鼠跟鼩鼱相似,有一次翻晒油菜萁,小子喊“老鼠老鼠”!
    问哪里?
    说是看到一群六七只老鼠咬老鼠尾巴,如一个蛇形游走队形,逃走了。
    其实这不是老鼠,这种动物叫做鼩鼱,家乡老人叫它奇京。
    鼩鼱只吃虫子,不糟蹋粮食。
    鼩鼱视力不发达,幼小的鼩鼱,靠跟随母鼩鼱外出学捕虫为食。发现敌情,鼩鼱就近快速咬住另一只鼩鼱的尾巴,组阵做蛇游。用以迷惑并吓唬敌人,等到敌人反映过来,早已逃之夭夭了。
    五四年,沁水田里撒石灰预备翻耖插秧,有许多五寸长的什么东西。刀鳅不是刀鳅,黄鳝不是黄鳝,反正被石灰水呛死了,差点把毒蛇当黄鳝。
    问三叔公,:“这东西能不能当鳅鱼煮着吃”?
    三叔公说:“吃糠咽菜可以,哪有吃蛇的,这是幼小的蝮蛇”。
    有人把骡子说成马。
    有的孩子把蝌蚪说成“我的鲶鱼”。
    葬墓的“八大神仙”,把逐臭的苍蝇说成“蜜蜂”。
    人也相像,你不能看见丰满漂亮,就把一个未嫁的大姐喊成大嫂。
    大众寺庙里是和尚,
    二众寺庵里是尼姑,
    都是光头。
    你不能依据光头就把尼姑说成和尚。
    前村人家儿子跟你家儿子长相相似,
    你不能依据长相相似,就肯定地说丈夫出轨。
    诸如相似的太多,无情的现实中,像不等于是。
    例如:
    原创小说《一抹残阳》与民声《灯》
    都讲到灯字。
    炮手老江就跟帖说:“灯》原本是就科学,节约管理路灯所发议论;而今却被你文痞说得是盗贼厌灯。正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但既生俞,必有亮;来日方长;且看你继续跳梁
    昨天因此,我看了一下民声《灯》,其中有个计算错误。一并指出,免得误导。
    初小的数学,都计算得出耗电度数,
    已知电价和电度数,初小数学也算得出电费。
    看他的作文《灯》(我有原文截屏),他把年耗电费7万3,算出3个月就耗电费20多万。
    文章还说“如果说,那个路灯管理者嫌麻烦,政府完全可以叫不嫌麻烦的人去管理路灯。”
    如果真要是这个人来充当不怕麻烦,而不是为了枉报电费,赚黑钱,或是可以。
    若是年耗七万三,硬要说3个月耗20万。像这样去做电费支出,就有贪污之嫌。
    计算错误也好,有意误导也罢,都与我无关,不说它算了。
    然而,他跟帖里带骂的。
    我若不答,还以为我真的欺负人了。不妨将民声《灯》原文,发在这里。自有公论。
    (注:我已经保留了截屏图片)
    附录炮手老江民声《灯》原玉
    发表于 2019-6-13 09:07 |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解放前,行将就寝的地主甲在留弥之际已奄奄一息。众儿媳围站在甲睡在的床前,恭听其老父临终的话语。只见甲的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声音;两只眼睛死死盯着两盏桐油灯其中的一盏。儿媳们有人询问甲:“老父亲!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就告诉我吧!”但甲仍是将嘴巴一张一合,眼睛死死盯住那盏桐油灯。
          这时,儿媳妇之一者说到:“我知道了,父亲是嫌我们不应该点两盏桐油灯,浪费。”于是,有人吹灭了其中一盏桐油灯;甲才安然闭上干瘪的双眼,离世。
          如今,我们各社区大都有了200瓦的路灯;人们从心里感到幸福感。但路灯在夏季,离天黑还有一个多小时,灯就亮了;在早上,天已大亮,路灯仍亮着。前后估计,约有两个小时,路灯是白亮了。全县城估计至少有1000盏路灯,那么,所耗电就是4000度,折合人民币就是2000多元。按照全年3个月算,就有20多万元浪费了。
          或许,路灯控制是按程序自动开启;且依据的是秋季时间设定。当然,这可以使路灯管理者省心;但却浪费了资源。
          虽然,曾经的夏时令和冬时令制使农民感到不便而废止;但在城市生活的人们,根据日头决定路灯开启的做法,显然是正确的。
          如果说,那个路灯管理者嫌麻烦,政府完全可以叫不嫌麻烦的人去管理路灯。或者问问他家的灯,会在白天也开着吗?
          当然,也可以用人工智能技术,根据天气亮度自动决定路灯开启。
          总之,以行政手段或科学技术管理路灯,是城市管理科学的正确方法。当然,罢免那个嫌麻烦的人,自然要领导者忍痛割爱了;而我们的制度会容忍如此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6-24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你路遥引经据典地来否认你这含沙射影的帖子的真实目的,但这恰恰说明你懦弱和虚伪的文痞本性。何以如此,无非就是因心怀鬼胎而讥讽罢了。
       虽然,你的帖子貌似旁征博引,但你否定在夕阳西下和朝阳初生之际时,仍路灯放华的非合理性;且以盗贼厌此来作为“应证”。但你的“应证”犯了一个常识错误:盗贼从来不在夕阳西下和日出东升的时候行窃;几乎没有如此案例。而我的帖子恰恰反对的就是在此时,路灯仍然放光。
       至于那个严监生的典故,其实我并不知道全部细节;仅仅是听我父曾经讲过;但这并不影响帖子主题。或许,你可以以此为荣,沾沾自喜:你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炮手老江 发表于 2019-6-24 12:34
    虽然你路遥引经据典地来否认你这含沙射影的帖子的真实目的,但这恰恰说明你懦弱和虚伪的文痞本性。何以如 ...


    炮手老江,有一点比较优秀,就是发现问题敢于提出来。从不需要考虑出现的现象,含有什么益处。只要在某一点构成“属于问题”,就提出来,其动机是积极的。
    但是,正因为没有兼顾考虑,少不得引起争议。
    夏至节令,是太阳进入北回归线的时间。全年内,夏至白天最长,黑夜最短。就像我们宿松地区北纬30点几的地方,天亮4:42,黑19:45,日出5:09:47,落19:17:10.昼长14:07.
    所以正午太阳82度54,日落方位117度53.
    你生活在城市,享受着优越,感觉不到什么叫明亮,什么叫黑暗。
    乡下人早出晚归,什么叫黑暗,太知道了。
    这里也可以计算一下,家乡夏至的黑夜有多长。
    为了便于计算, 把24小时为一天,说成23:60为一天。
    从天亮到天黑为19:45-4:42=15:03
    夜晚总时间只有23:60-15:03=8:57
    由于我们家乡地球坐标,特点独一无二,例如105国道渠道桥上地标东经116.122,北纬30.168自夏至起,天黑的时间将维持到下个月10号,而天亮将逐渐延迟。
    如果你发现天亮后一个小时灯还亮着,如果你发现天黑以前一个小时路灯就亮了。正好那么对称。这可能是自动化设计的。从节约的原则看,的确需要通过电脑重新编程序,把宿松全年的路灯启动时间定下来。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自然就不是你、我要招揽的工作。
    我们可以善意地向主管部门提出来。
    而不可以鲁莽地说:“如果说,那个路灯管理者嫌麻烦,政府完全可以叫不嫌麻烦的人去管理路灯。或者问问他家的灯,会在白天也开着吗?”
    因为,公用路灯不能跟“他家的灯”相比。
    “他家的灯”不但白天不开,而且夜里人睡觉了也不开,人外出了也不开。
    同样道理,也不能跟手术台上的无影灯比,
    “手术台上的无影灯”不考虑是白天还是黑夜。
    灯光的明亮与熄灭都是从用途来衡量的。节约是一个多面体,不但是管不管你的事,当节约,就要提倡节约,不节约反而奢侈,可能造成腐败,防止腐败,提出“光盘行动”。提倡“节约”,当然可以提倡按时熄灯。
    说节约是多面体,商业利益就不一定迁就节约与浪费。
    老汉我某一次不慎,口袋里钱包不翼而飞,不知去向。
    看到公交车上只有一个乘客,而且这个乘客正好下车,车上再没有乘客了,我上车说明无奈,请带老汉我一程,司机说,没钱下去。公交车一个乘客都没有,向下一站开去。
    此时公交车算浪费吗?不算浪费,公交车在执行它的赚钱的使命。
    大路我有关注权,我不能就说有通达权。
    大路是车道,我没有乘车也不驾车,车道就没有我什么事。
    说,大路边人行小道上,我有路过权,还差不多。
    钱垄断的世界,无钱不提供服务。公交车要空车而过,我能够做到的,是把眼睛闭上。免得它扬起的尘土,迷住了双眼。
    闭眼当时,酸秀才般自嘲说:“清贫如洗者,当洁身自好”!
    当时我想,如果我随身携带了一个电子眼,当我发现口袋里钱包不翼而飞的时候,我会设法找到是哪个快手。丝毫也不需要向公交车司机寻求帮助。
    直到有一天发现宿松县用上了摄像头,我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我猜想,县城里晚上的路灯也会亮,亮灯消耗不是考虑行人的,可能是治安。消耗是值得的,必需的。
    彼地消耗值得。
    此地不消耗也无妨。
    像我于广阔天地,览,行云流水,安,八尺窝居。
    除了清明、月半鬼节,防止野鬼流窜之外,其他时候,基本上可以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庭前屋后高低不平,虽,夜晚黑咕隆咚,可,晚风徐来,鸡犬相闻。其喜言扬者也——“天下无贼”。相比城里,防火防盗,点灯熬油,却有另一番滋润。
    炮手老江先生,
    写作不是我的强项,我写不来像吴敬梓《儒林外史》那样的讽刺小说。也不愿意看曹雪芹红楼梦那样哭哭笑笑。所以只写柴米油盐之小作品。的确不值得先生耗时间阅览。但有一条,文字中确有错误处时,请你毫不留情指出来。
    愚认为,民声之所以不同小说,是文体不同。民声更要严谨。之所以帮你做小学算术题,为的是严谨。
    当然,小说也不能鬼扯齁。病句是要讲究的。否则没有回头率。
    出于万般无奈,不得不把你的民声《灯》复制到小说里。见谅!
    即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6-28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遥,你的辩解是乎无懈可击;但你无视了一个事实:国家的“天眼工程”的摄像机一般都有补光灯;且路灯不会根据摄像机来安装;至于盗贼一般也不会在日出和日落行窃······。
       而你关于昼夜长短的论述,我看有点显摆的意味;但你肯花这么多的笔墨以显示你的扩展思维,倒令人同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6-29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出于万般无奈,不得不把你的民声《灯》”复制到小说里;见谅”:
       路遥,你的这段话,我实在不明白:或是你处于何种窘境;或是你处于何种压力而有“万般无奈”的紧迫感?
        而你“不得不把《灯》复制到小说里”,请问:这是复制吗:原贴本意是讲节约;讲科学,反对懒政;反对官僚作风;但在你的“复制”里,竟成了盗贼厌灯光;我在为盗贼说话······。
        其实,我明白:在我首贴出来时,你路遥就关注到我;并提出令人啼笑皆非的话题:一说我“就是贺剑桥”;又说我把贺剑桥“怎么了”;而你对我以后的帖子赞许的少(其实很勉强),挑刺的多;甚至断章取义,吹毛求疵,自以为是地歪曲,讥讽,丑化我帖子的本意。而这次,因心存“逢江必反”作祟,故有你才有“万般无奈”之感·····。
       但我不得不说:你何必如此;何必让自己活这么累。老实讲,你路遥确实有才;确实有读书人的耐心,为了说明一个意思,竟然不惜花大量笔墨;花大量时间去“考证”。可惜,心不正,文必拙。
       望心正,文简,达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10-22 13:00 , Processed in 0.071749 second(s), 7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