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97|回复: 5

[随笔杂文] 【解说】雍门子操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8-26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雍门子操琴
    齐国田文封于薛,或称薛公,史学家称他孟尝君。
    田文,齐威王的孙子,齐宣王的异母弟也。
    齐国的孟尝君 田文、魏国的信陵君,魏无忌、楚国的春申君黄歇、赵国的平原君赵胜,号称中国战国四公子。
    战国时局动荡,这孟尝君广招天下贤士,食客三千而闻名。乃父田婴,曾经做宰相与孙膑出征马陵道,灭了魏国庞涓,因有功于国,封疆于薛。死后封为靖郭君,接班人就是孟尝君了。
    那时,秦国的兴起,与六国的衰亡,正在迅速彰显。孟尝君曾经为人质被秦襄王扣留,为摆脱控制逃回齐国,孟尝君有鸡鸣狗盗的故事,欺骗了秦国。孟尝君归国后,又以欺骗的手段,屡屡打败楚国。可见孟尝君网罗的人才五花八门了。
    这里讲一个《雍门子操琴》的故事。
    雍门,俗家姓周,或称雍门子,或称雍门周。故事中叫他雍门子周可也。
    孟尝君作为齐宣王的异母弟,养尊处优,足下何等威仪。一日见琴师雍门子。说:“先生善弹哀曲,使闻者涕泪横流,但不知你弹琴能否让我悲哀?”
    雍门子周说:“我怎么能让您悲哀呢?我弹琴能使人悲哀,只这几种:
    先前富贵荣华,而今贫困潦倒的人;
    很有才华,偏巧遭遇暴乱无道的国君,不被重用的人;
    自己的处境不好,四邻不和他来往的人;
    自己受到官场排斥,处身穷巷又遭流氓殴打,无地申诉的人;
    双亲亡故,兄弟分离,好友诀别,流落他乡的人;
    孤儿寡母,无依无靠的人。
    这个时候他们闻到飞鸟疾风之声,穷穷焉,固无乐已。
    我若弹出悲调,时如风雨交加  猿啼鹤唳,时如伤心悲哀  鬼哭狼嚎。他们听了就会流涕沾衿,则悲哀与琴曲共鸣矣。
    你的处境和我所说的几种人不同。您是有千乘兵车的大人物,住的是宽广明亮的厅堂,深邃的内室里排着丝罗的帷幕,清风徐徐吹来的时候,歌妓们翩翩起舞歌唱。
    这时,您眼前出现的是郑国的女伎,耳边响起楚国的音乐。美色迷乱了您的眼睛,乐声娱乐了您的耳朵;
    您在湖里游玩时,乘着大船,船上旌旗招展,吹打的乐声震响了江河上下;
    您到野外去游玩时,骑着高头大马,奔驰在平坦的原野或广阔的园囿里,搏击着猛兽。回来时,深宫里响起撞钟击鼓的声音。类似您这样整天的享乐,视天地曾不若一指,忘死忘生,任何善于弹琴的,他弹什么悲调你也不会感到悲哀的。”
    孟尝君说:“不!不是的!我田文,认为不以为然。”
    雍门子周说:“所为足下悲者一事也。你得罪过秦国和楚国,将来不管是秦国称霸还是楚国称霸,它们都会来向你报仇的。
    天下未尝无事,有以赵国为首的六国合纵抗拒秦国。有以秦国为中心连横对策,可能挫败合纵的六国联军。合纵成功了,楚国来向你寻仇,连横成功了,秦国来向你寻仇。
    你只拥有这么一小块地方,别人要来收拾你,是很容易的事情。”
    孟尝君听后,不知所措,沉思良久。
    雍门子周又说:“你死后,你的祖宗庙堂没有人祭祀,你的高台楼阁也被毁掉,你的坟头长满荆棘杂草,野生动物穿梭其中,牧童在上面嬉戏玩耍,而没有人来修理。凡看到的人,无不叹息啊!孟尝君那么尊贵的人,到头来也是这样的下场。”
    孟尝君听后,仿佛真的破国亡邑一样,眼中含泪。
    这时,雍门周的琴声奏响。弹完一曲后,孟尝君泪如雨下,湿透衣襟。
    古文见《善说》
    想那历史人物  雍门子周,瞧他个能耐的,他观孟尝君高傲,三言两语,哀琴一曲,把个田文给弄哭了。
    那是雍门子周的能耐,还是田文的自知之明。恐怕是二者兼而有之吧。
    作为农村一个老汉,就事说事,算不得捉笔投枪。告知《对话》作者几句。只是勉强为“夕阳红”逗逗闷子。
    其实我可以观棋不语,奈何看了臭棋路不讲不舒服。
    如今自知之明的田文是不会有的,纵然雍门子周还在,哪怕说辞更贴切些,臭棋路似的作文,仍在为其臭辩护。呜呼!终究因官非  无地申诉  乱了方寸。今,理屈于前庭,生事于穷巷,迟早不遭众人呵斥,就遭仇家殴打。其潸然结果是一样的,穷穷焉,再无乐已。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4 10:0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9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shipushui 发表于 2019-8-27 09:10
    为先生点赞!问好!

    谢谢老师点赞。
    解说古典题材短篇小说,是很有趣的。
    古代小说《雍门子操琴》,愚以为,是有感而发。有感而发,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所感,就有不同的而发。
    故事中,孟丽君田文,除了懂得音律外,还因为雍门子像算命先生一样掐准了孟丽君的生辰八字。同时,孟丽君也参透了命理前因后果。孟丽君想到将由人上人变位粪土堆;由高高在上掉进罪恶深渊。琴声的震撼,心灵的的碰撞。真诚的述说铺垫,起到了奇异的效果。
    故事跌宕起伏,正当那个高傲的孟丽君被触及到灵魂深处,故事戛然而止。雍门子的琴声响了,孟丽君声泪俱下,不能自已。流涕沾襟,悲哀与琴曲共鸣矣。
    故事一气呵成,有头有尾,读进去如身临其境。白话翻译出来,另有一番滋味。所谓“有感而发,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所感,就有不同的而发。”
    试想,不懂音律的人,再好些的哀琴也无动于衷,不知死活的人,哪来有 七情六欲。
    雍门子的哀琴一曲,与孟尝君的涕泪横流是独一无二的绝配。
    想那,街痞、无赖、阿Q之流,岂能被琴声可打动邪?
    说阿Q属于街痞无赖,一点也不冤枉他,欺善怕恶,被假洋鬼子打了,就把气出在小尼姑身上,冷不防对小尼姑捏一把,为的是爆发出一声淫笑。阿Q,见赵太爷当上了卫庄的村长,有钱、有势、有权、有女人,心怀嫉妒。高低要努力做一回姓赵。冒过一会泡,说与赵秀才是本家,比赵秀才长了三辈。赵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从此动不动就被人揪住了黄辫子往南墙上撞。
    按说,他的遭遇一定符合闻雍门子周的哀琴涕泪横流的条件。
    可是,阿Q,能够自我安慰。挨了赵太爷一个嘴巴,暗骂“现在的世界太不成话,儿子打老子……”以为胜了赵太爷的威风,没有听到雍门子周的琴声,尚且高傲得意的神魂颠倒。要是听到雍门子周的琴声,何止是乐于宣统三年闹了革命。
    则有感而发的对面,是没有感,则不会发的。
    大凡此类,待到面对现实哭都来不及了。到头来,绝不会因哀琴而滴泪横流,一发,头仰八尺,骄傲的像只企鹅。
    南朝那个井底鸳鸯皇帝,一声“落井下石”,后悔不迭。一根绳子把后主陈叔宝,张丽华,孔贵妃起吊出来,论斤论两,该属于闻雍门子琴流涕沾襟之类吧。然而,陈叔宝孔贵妃张丽华们,虽有大起大落的境遇,何曾有幸闻得雍门子周的哀琴,而落声啼哭啊,不还照样是“身在井隅,心向璀璨”吗?
    孔子曰:么惟么斯么斯,最为难养也,今可释为“人各有异”吧!
    我用白话复述古典短篇小说,功底仍然不够。时不时夹带些解放初期的之乎也者,口语与方言。达不到与时俱进的效果。
    那些七十岁以下的弟妹看了,每每以为是显摆。其实是小时候读的《三字经》给害的。
    特别是结合实际,用以告诫子侄的时候,那些五六十岁的后生,就更不愿意看这夕阳红的杂说了。更不说有丝毫的支持语言,时不时强词夺理,外带反唇相讥。
    其实,我一个老农,不善于欣赏哀琴与啼哭,我喜欢丰收的喜悦,连枷声声。
    难得有德高望重的先生您,一贯的予以支持。
    先生教书育人,家乡知识界楷模,再次感谢先生。
    此致。

    点评

    给你一个赞语,勾起篇篇遐想;给你一个鸡蛋,眼前浮现一锅鸡汤。不朽的阿口,如今有了后来人;新的“精神胜利法”,如今有了新的诠释。  发表于 2019-8-29 21:57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8-27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先生点赞!问好!

    点评

    (接前)且山人虽然并不是万事皆空的出家人,但也不会如此患得患失;如有歹徒不轨,那自然是鱼死网破;但公义自在人间。  发表于 2019-8-27 22:13
    虽然你路遥在谈古,而实际目的在于讽余;并提出山人可能遭到那些失利者的报复的警告;但山人不谢;因为,你路遥作为一个论坛活跃分子,不从公义看问题,却以小人之心作出推论,这只能说明你路遥与其乃一丘之貉;  发表于 2019-8-27 22: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10-19 04:27 , Processed in 0.060126 second(s), 4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