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9|回复: 4

[随笔杂文] 宿松“红楼”往事——外公烟筒棒里的烟土味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2-1-10 09:17
  • 签到天数: 115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10-4 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3.png
          我喜欢烟土味,特别留恋外公烟筒棒里的烟土味——
          每年暑假,我照例都要离开县城所住“红楼”,到外公外婆家去住上一段时间。
          在有的地方,外公外婆被叫作姥爷姥姥。在宿松这个地方,外公外婆被叫作家(嘎)公、家(嘎)婆。在我们家,外公外婆被叫作嗲嗲奶奶。
          外公外婆家在佐坝帅湾,那是一个很偏僻的村落,且是一个口音很特别的乡村。
          外公是乡村小学的一个数学教师,一根细长的旱烟管整天不离手,随时都有可能落在哪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头上。要在今天,这种行为恐怕早就遭到人肉搜索了。
          外公教了一辈子的数学。退休后,还被县实验小学聘请去教了几年数学。外婆是一个聋子,且是胎聋。常言道,十聋九哑。但是,十聋一响,外婆一点都不哑,反而伶牙俐齿。
          外公外婆吵起架来,平时口若悬河的外公在此时只剩下吹胡子瞪眼了。事后,外公总对外婆说:那都是我让着你。
          这一让,就是七十多年。外公先走,外婆后走。
         外公外婆家只有外公外婆。平时,我跟村里一般大小的孩子玩。我教他们街上孩子玩的游戏,他们教我乡下孩子玩的游戏。

    14.png
          其实,游戏又何尝有街上乡下之分呢?游戏是每一个孩子的快乐,让每一个孩子快乐不已。
          我们常常在游戏中快乐得忘记了要照看的弟弟妹妹,随他们在树荫下草垫上或仰或趴而睡。一边闹哄哄,一边静悄悄,却互不相扰,这是多么天然和谐的世界。
          现在就大不同了,一个孩子要睡觉,窗户要关严,窗帘要关严,说话要轻声,走路要轻声。这情景真给人一种幻觉,不知是在养小,还是在养老?
          没屁大的孩子,却常常神经衰弱得失眠。屁大的孩子,却常常抑郁得寻死觅活,轻则出走,重则跳楼。
          外公外婆从来不打我,倒不是我有多乖,而是我从来没有什么事惹得外公外婆要打我。
          菜园里摘一个菜瓜,没有人和我抢,自个儿吃得肚皮像菜瓜。村东头海浪家就不一样了,菜园里摘一个菜瓜,一刀两半,哥哥嫌小了要抢弟弟的,弟弟嫌小了要抢哥哥的,抢来抢去,菜瓜掉到地上甩成八瓣,被恭候多时的八戒伺机抢去,吭哧吭哧吃了精光。
          那时候,物质生活着实贫乏、清苦,精神生活也荒芜一片。
          一到晚上,整个村子一片黑暗,像《地道战》《地雷战》中的村民躲避鬼子进村,除了冷不丁的几声犬吠鸡叫,几乎什么人影也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
          有一天,听说邻村要放露天电影《红岩》。帅湾的孩子像听说暑假要多放一个月,早早的把该做的事都做完,而且事事做得都比平时好。这样就有足够的理由,换来父母的一句话:去看电影吧。

    12.png
          那天,外公不在家,外婆不知晓。我随小伙伴赶了三四里夜路,自带又笨又重的长条木櫈一起到外村头看电影去了。
          看得正起劲,猛然我的赤背上挨了重重一旱烟管,随后是呛人的烟土味滚滚而来:还乱跑不?!看你还乱跑不?!
          原来是外公找来了。我看到外公打我的身影投射到银幕上。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很像渣滓洞里的“小萝卜头”。
          但是,我不如“小萝卜头”坚强,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外公硬要把我拽回家。我懒着不动,气急之下,外公回转过头来又给了我后背上重重一旱烟管。
          我被外公拖着、拽着,像拖着、拽着一只刚从集市上买回来的猪儿,哭喊着嗷嗷叫,颇有些生死两茫茫。
          走走停停,我走不动了,外公就蹲下身来。我趴在外公的背上,很嗲地叫了一声“嗲嗲”。外公背起了我,向家走去。

    11.png
          月明星稀,蛙鼓虫鸣,沙沙夜行的脚步声,空气之中的粪土气息,还有外公身上的烟土味,混杂在一起,如同经典电影镜头深深镌刻在我的记忆里。
          这镜头中,有泪光,有月光,有阳光,光照留传至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0-4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外公外婆家在佐坝帅湾?帅湾有3个老师,一个张国钧,做过我的数学老师;一个张二泰,他儿子接替;一个是张师雄校长的父亲张映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3-20 13:47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10-4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佐坝帅湾在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0-5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MAOREN 发表于 2019-10-4 09:56
    佐坝帅湾在哪里?

    佐坝有两个帅湾。一个在佐坝村,一个在良岭村。解放初期佐坝区政府就是设在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0-8 08:48
  • 签到天数: 65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9-10-6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不了的乡音乡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10-19 04:27 , Processed in 0.061278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