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0|回复: 2

“天生我材必有用”——《春荒》续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28 10: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10-9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闹“春荒”那年10月,队长从公社开会回来,问我:“小江,你会开打米机吗?”我虽然曾经读“农机”课时,对柴油机原理十分清楚;对打米机也不陌生,但实际操作却从来没有干过;但出于自信,我还是满口答应道:“我会。”队长十分高兴,立即吩咐会计到区农机站办好购机手续(全公社我们生产队是少数几个有能力购买者之一)。
           几天后,全队主要劳力在我的带领下,从近40里的区农机站将柴油机,抽水机(包括20多米的铸铁管),打米机运回来;并在我的指导下,将柴油机,打米机安装成功。可能,队长知道我没有实际操作经验,他告诉我,他已经请公社农机站的周主政师傅来教我实际操作打米;并许诺之后给周师傅两担煤(我们队有小煤窑)。
           在我们社员翘首以盼周师傅到来已经过去几个小时后,我有些不耐烦,就决定我自己干。在第一次启动柴油机失败后,第二次我启动成功了:单缸柴油机隆隆的响声,使社员们一阵欢呼;之后,我就试着给社员们打米。其中,有一次打米机被梗死;但清理之后,重新启动,就再也没有出现问题。由于队长宣布今天打米不收钱,所以全队社员家家都来打米。
           在最后一个社员打完米后,周师傅才姗姗来迟。在周师傅看到米机附近的米糠灰后,就知道,他的到来已经是多余的了;就说:“原来你们有师傅!”后,就挑着空蓝子走了。
          从此,我们附近几个生产队的社员,再也不用到5——10里路外的公社农机站打米了。当我去公社赶集,不少曾经我给他们打过米的其他队的社员(我并不认识),以微笑,点头的方式,表示致意·············。
          一天,  一个与我得意的陈姓朋友(也是我妻子的堂叔)告诉我,20多里外的中岭沟有个队的柴油打米机的柴油机坏了,问我能不能修好。出于自信,我答应去修。当我们二人赶到中岭沟时,天已经黑了。晚上,主人盛情款待;有酒有肉。
          第二天,当我到机房一看,傻眼了:柴油机已经被主人拆得零件满地;而且,柴油机是我仅在图片看到过的卧式柴油机;而卧式柴油机的结构,在书本上我也没有学过。既然来了;也吃了人家的腊肉,我只好硬着头皮来修;我打算按照说明书的图纸来修。于是,我要求主人交出这个柴油机的说明书;但主人告诉我,说明书已经被他的孩子烧了。这下,我更傻眼了。
          无奈,我就根据立式柴油机的原理,将散落一地的零件重新组装;其中,我发现有两根活塞环断了,就将备用的活塞环用上。虽然卧式柴油机的调速系统与立式柴油机有区别,但原理却是一样的:指令与飞锤产生的离心力,柴油机转速,三者达成一种动态平衡·····。
          在几经努力后,那个令我傻眼的卧式柴油机终于被我修好了;我才苏了一口气;主人给了我2元钱。
          从此,人们开始叫我“师傅”;而后来,我也给另一家生产队的柴油机修理过。
          当年,我被评为“三好知青”;发了奖状。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8-19 10:12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9-10-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很有画面感,写作有进步了,不会是请人修改了吧?

    点评

    本人的亲身经历;一蹴而就;何需他人修改?倒是那些口是心非的“文人”,牵强附会地引经据典;海阔天空地胡扯,据此将其讥讽,诽谤的言辞参杂其中;如路遥的贻笑大方的12篇《半个金碗》;然否?  发表于 2019-10-11 08: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19-10-19 04:29 , Processed in 0.053252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