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松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8|回复: 6

[经典文学] 远行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1-1-14 14:23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20-9-1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8年夏末,“文革”的“大串联”已经结束,而“大联合”,“革委会”正在兴起;时局比过去稳定多了。根据父亲的安排,决定在重庆故乡的我到远嫁在安徽宿松的姐姐家探亲,以解父亲,及全家对身在异乡多年的姐姐的思念。
        为筹集路费,父亲将我的国家供应的每月30斤的中学生粮食指标,以每斤0·5元卖给他人,有60斤,得款30元。临行前,父亲叫我到重庆铜元局,一个专门生产子弹的兵工厂当工人的小舅舅找“关系”,买出川到武汉的船票。
        我依嘱而行;小舅舅也顺利地买到了船票;因为小舅舅的舅子在长航公司上班;用去了5等仓船票19·5元;除去由我家水土镇到重庆市区的9毛钱,我只有9元了;所以,我几乎不乱花一分钱;即使渴了,也不去买两分钱一杯的重庆特有的“老鹰茶”。
       我十分期待这次远行;在读书时学过的杜甫诗句:“·······两岸猿声啼不住,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诗意,现在可以一探究竟了。
      早上8点,沿着码头石阶 ,我背着由一个网兜装着几件衣服,特别是姐姐留下的一件有几个破洞的红色毛线衣的行囊,在重庆朝天门的七号码头上船了;乘坐的“东方红63”轮响起沉闷笛声,开船了。轮船在弯弯曲曲的江面行使,江面时而雾气蒙蒙;时而一览无余;两岸的山丘慢慢后移;岸上的人们,有的看着正在行使的巨轮;有的自顾劳作。因为轮船是顺江而下,速度比较快。我看着船头劈开的浪花,形成浪潮,涌向岸边,发出哗哗的响声。
        我也到轮船的轮机舱的旁边,听那两台高大的柴油机发出隆隆的噪声;看那柴油机的摇臂,机械地摇动;传动轴经过变速箱通向密封箱轮船后部········,一切都是那么新鲜;书本上讲的知识,我尽力地对照,思考,联想。
        中午,轮船广播叫人们吃午饭;不要粮票。在那个年代,吃饭不要粮票我没有见过。菜有价高,价低的,但米饭的价格并不高,两毛钱就可以吃饱。为了省钱,我只买最便宜的菜;一毛钱一份。
       当天下午5点,轮船停靠万县港过夜。据同船人说,万县后不远就是三峡;而三峡湾多滩多,夜间轮船行使十分危险,所以轮船一般都是在白天过三峡。
        在第二天早上4点钟,轮船就起航了。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轮船到达三峡之首瞿塘峡白帝城。人们站在甲板上指点着;诉说着那曾经发生的“白帝托孤”的故事。我在一旁听着;看着那隐隐约约的白帝城在眼前慢慢移向船后;想象着奄奄一息,行将就寝的刘备对诸葛亮的最后遗言。
        后来,轮船进入巫峡。那些陡峭的山壁,犹如鬼斧神工般的造化;那些入云山巅,被白云缠绕。回想起杜甫那句“两岸猿声啼不住”的诗句,我双目紧紧盯住那些峭壁,寻找诗句中的猿猴;可惜,没有看到;只看到绝壁下江边的小坡,有十来只白羊,正在吃草。
        不久,我伏在船栏杆,看见江边的一条船,正在装煤。人们背着底小口大的背篼,背篼装满黑黑的煤块,艰难地从陡峭的羊肠小道缓慢地走下来,走上船上搭向岸边的跳板上船,身子一歪,煤块就落入船舱。
         我目不转睛盯住一个一走一拐背煤人;只见他艰难地倒完煤后,又一走一拐地爬向那陡峭的羊肠小道。我心中陡然升起丝丝酸楚;但又一想:他比起我们这些无所事事,前途渺茫的失业者,终究还是有碗饭吃哟!
        在轮船航行过最后一个的西陵峡,江面陡然开阔;天色已晚,不久就到了宜昌;轮船夜航。岸边星星点点的灯光,映在江面,连成一体;轮船时时发出的笛声,宣示着这个庞然大物的到来。
       在以后,轮船经过沙市,城陵矶等,在第三天下午,轮船到它的终点站:汉口。数数口袋的钱,我只剩下5元了。经过盘算,除了从武汉到九江,再由九江到宿松县的复兴,我几乎没有吃饭的钱了。
        记得在小火轮停靠九江时,人们几乎都下船后,我发现一个被人遗留的瓷碗;虽然缺了一块瓷,但我还是捡起来,放在我那如流浪汉有的网兜中。
        在由九江到复兴的船上,一对母女与我邻坐。那女孩与我基本一般大;她秀丽的脸庞我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而她也偷偷地看了我;当二人的目光对撞,羞涩,使她迅速扭开头;而我再也不去特意看她俊秀的脸庞了。
        在她们母女看到我一直都没有吃东西,只用那只瓷碗喝水,母亲用她浓重的方言询问我为什么没有吃饭,我才告诉她们我的境遇。慈祥的母亲拿出自家做的干粮,给了我一块。那个女孩一边看着我狼吞虎咽,说了一句我至今都不明白的方言。
       下午4点左右,船靠复兴码头。码头上那些拿着水火棍的派系人员,检查下船的旅客。因为我操一口的外地口音;又没有身份官方证件,我被他们扣留了;被关在复兴轧花厂;同时被扣押的,还有另外几个人。
        在有人来一一询问后,他们得知我去投靠姐姐;而姐姐曾经也在复兴轧花厂当过临时工,其中有一个大姐姐还认识我姐姐,她立即打电话通知了在九姑医院的姐姐;并给我端来一大碗米饭和菜。那晚,我才没有饿肚子。
        第二天清早,还没有等那个大姐姐来看我,我就匆匆离开了;顺着到县城的公路,朝九姑走去。公路上没有看见汽车;沿途那些平坦的土地;那些树林包裹着的房屋,这是我在老家没有有的。
       11点左右, 在我走到离竹墩不远的地方,路边一家只有一张桌子的饭馆,我饿得难受,就与老板商量,打算用我捡来的瓷碗换一份饭。老板看了看那个虽然有的缺瓷,但还是可以用的瓷碗,同意了。除了满满一碗饭,老板还给了两条小水煮鱼。
       当我吃完那碗饭,老板看见我那件网兜里的红毛衣,提出以此交换,再给一碗饭,并多加点鱼。我拒绝了;因为这是姐姐给我的;且也是我唯一比较厚的御寒衣服。
       在我走到竹墩过湖(那时没有桥)的摆渡小船时,看见有人给2分钱给摆渡人。我已经身无分文,只得硬着头皮上船。或许是疏忽;或许是大度,摆渡人没有说什么,我就顺利过了河。
         当我一边走,一边问路,终于走到九姑不远的小路,看见姐姐在远处高声喊我的小名:“平!平!”
        我兴奋地跑过去;姐弟相见,嘘寒问暖·····。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1-17 18:35
  • 签到天数: 204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20-9-7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句''乘坐的“东方红63”轮响起沉闷笛声'。可见,'作者用此沉重的语句暗示在时局艰难下求生的凄凉,由此引起从那个时期过来的人们不得不至今万千感慨。                                                                              
        ''我发现一个被人遗留的瓷碗;虽然缺了一块瓷,但我还是捡起来,放在我那如流浪汉有的网兜中''。作者用心良苦的引申用这不起起眼的缺角碗解饥渴之困,妙不可言!
        遗憾的是,在那个时期,江先生至今仍不改对女色的关注!                                                               
         如握!

    点评

    张学久:你那“在那个时期”之词,是不是画蛇添足?而你用“至今”称谓鄙人60多年前的情感经历,是不是居心叵测的移花接木把戏?请把心思放正点!先生。握痛你的手!  发表于 2020-9-8 09:08
    张学久:你笑里藏刀,绵里藏针,鄙人只当贺礼收了。问:夫当步路遥后尘否?望好自为之!  发表于 2020-9-8 08:58
    815
    赞''江先生至今仍不改对女色的关注''  发表于 2020-9-7 19:32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1-1-14 14:23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0-9-8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学久 发表于 2020-9-7 11:45
    这句''乘坐的“东方红63”轮响起沉闷笛声'。可见,'作者用此沉重的语句暗示在时局艰难下求生的凄凉, ...

       首先鄙人声明:
       这是纪实文学;其中对事实的描述没有任何虚构。
       关于张学久先生那句“···至今仍不改对女色的关注”,鄙人的回答是:
       对于一个19岁的少年,从常识和心理学讲,对一个同龄少女予以关注,或者是仰慕,显然并不奇怪;而后,鄙人深知自己的潦倒处境;看到少女的羞涩,那种仰慕之情,就自然消失了。
        显然,文学的“真实”,是其生命力之所在;回忆,描写鄙人曾经的情感,是鄙人坦荡心怀之所在而体现对文学的忠诚。
         而对鄙人曾经的情感,你张学久竟然以“至今”谓之!我想:路遥那种移花接木的把戏,你张学久是不是也惯于此道?
        而这个“815”小丑,为你在一旁喝彩,只不过是其因宿怨而怀恨在心而已。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笑看“群儒”讥,羽扇一拂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1-1-14 14:23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0-9-10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学久 发表于 2020-9-7 11:45
    这句''乘坐的“东方红63”轮响起沉闷笛声'。可见,'作者用此沉重的语句暗示在时局艰难下求生的凄凉, ...

    再看张学久先生的点评中前两条解读:
          将“沉闷的笛声”“暗示在时局艰难下求生的凄凉”,但鄙人没有如此用意;大轮船的笛声本就如此。当然,他张学久要如此理解,这是他的自由。
          鄙人捡到的瓷碗是一个铁皮洋瓷碗;缺铁皮上的一小块瓷;所以张学久先生以“缺角碗”谓之,显然是篡改愿意。
        对以上两条高见,张学久先生以“感慨万千”,“妙不可言”予以赞许;其实,这是为后一条居心叵测的讥讽作包装。
        曾经鄙人对张学久先生颇有敬重,但如今看来,失望了。
        “人无完人”;但心思一定要放正。人有多重性;这是现实所迫;但善意那一定是须有的。
        “刚正”与“妥协”,都无可非议;仅仅是勇者与智者各自的表现而已;扯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发帖自律承诺|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门面版|手机版|小黑屋|宿松百姓论坛 ( 皖ICP备15019045号-1 )

    GMT+8, 2021-1-18 05:41 , Processed in 0.04289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